小而全的日本住宅

2011年6月3日1040

小而全的日本住宅 “最小限”可以变“最多样”

  在国内住惯了的人,初到日本总觉得一草一木好像都是缩小一号似的,能很容易地被装进盆、摆上架。东京的居酒屋很小,小到仅可安置一张吧台餐桌,日本东京的道路很窄,车子置身其间好似再也没有额外的空间,但这“小”正是日本节约型社会的最大特色。

  “家窄心宽”的居住观

  日本住宅一般都很小,被人称为“火柴盒式的家”,或者“兔子窝”。但日本人并不以此为羞,在户型上坚持小而实用的理念,着重发展50~80平方米的中小户型,就连许多室内家具也都设计成可折叠的。空间小并不等于不舒适。日本人很重视对角落空间的利用。漫步于日本的街道,随处可见绿色的植物和娇美的花朵,人们利用门前的阶梯,甚至屋顶栽种各种植物,一年四季不断更换。

  日本人常常说“家窄心宽”这个词,意思是虽然处在狭窄的空间里,但心中一样能够理解广阔无限的宇宙。日本许多著名大学,论起面积来甚至还不如中国的专科学校,办公和教学大楼也不如中国大学气派。除具有悠久历史的东京大学外,日本大部分大学不设围墙,各个学部见缝插针地分散于一个城市的不同地区,建筑也得符合所在社区的要求,不得标新立异,影响社区的整体规划。

  为节约土地资源,日本推行火化,倡导骨灰撒入大地或水中。日本法律规定,骨灰在陵园、墓地存放33年后必须重新深埋,且不许建坟墓,称作“回归大自然”。属于历史留下的家庭碑位和两三代之前的先人碑位送到寺庙处理,也不再保留。现在日本青年对丧葬的态度,更是越简单越好。节约不仅是日本国民评估财富的重要尺度,还是一种生活态度。

  编者按:作为最重要的不可再生资源,土地往往是经济发展的瓶颈。与杭州的情况相似,日本许多城市也面临着人多地少的问题,如何在有限的土地上解决城市人口的居住问题?让尽可能多的人有房住,住得舒适?日本的房屋在土地的节约、高效利用,以及居住空间的合理布局等课题上,不仅为我们的住宅建筑、设计师们提供了参照,其居住观念也值得普通购房者思考。

  土地供应总量控制

  日本的城市用地供应总量主要通过土地规划进行控制,日本土地规划体系由国土综合开发规划、国土利用规划、土地利用基本规划和城市规划等构成。日本土地规划按层次分为全国规划,都、道、府、县规划和市、镇、村规划三级,每级规划都是对各自区域内国土利用合理组织所应采取的措施和设想。到目前为止,日本已完成了五次国土综合开发规划,根据各项公共事业的性质、建设地点以及计划的实施程度,对国土利用进行综合调整。

  在工业用地和城市建设用地方面,日本政府对工业园区内每平方米土地的资金投入率作出明确规定,要求企业主应以相当于购买土地70%以上的资金用于投资,保证该土地有一定量的资金投入,以确保对土地最有效的利用。另外,政府还通过对企业买卖土地设置多种税金,来防止土地倒卖行为。

  为确保公共事业建设所需的土地,日本还制定整备计划,确保土地开发的顺利进行。为了缓和土地供需矛盾,日本鼓励建设高层公共住宅。同时,为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合理开发地下空间,有效扩展城市容量,提高土地利用率,他们大力开发地下交通,发展地铁体系,努力扩展土地经济供给能力。

  土地交易“划地为限”

  日本政府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建立了一整套的以限制土地交易为主要目的的土地交易管理制度。在该制度体系中,最重要的是土地交易审批制度,用以直接控制某些地区的地价水平及土地使用目的。

  日本的国土利用计划法中规定:地价高涨(或有可能高涨)且投机交易集中地区,由都、道、府、县知事指定为“限制区域”。被指定后,其地区内之土地交易全部纳入“许可制”范围。换句话说,即使该区域土地所有人拟以高价出售土地,但未得到许可将不能达成交易,这样有冻结地价的效果。

  日本的都、道、府、县各地方政府在自己的行政区范围内确定“限制区域”。限制区域确定后,在这个区域内的土地交易如果面积超过一定的标准,就必须得到地方政府的批准。土地交易双方正式签订交易合同以前,必须向地方政府提出申请,政府对土地交易主要是从土地交易价格和土地使用目的两个方面进行审查。交易价格审查以交易土地附近的地价水平及政府确定的限制价格为依据,使用目的审查以城市规划要求为依据。限制区域一经确定,其时效一般为5年,过了5年后,或者重新确定该地区仍然为“限制区域”,或者自动取消。

  除此之外还有“监视区域”。此为日本国土利用计划法1987年修正时建立的新制度,其规定:地价飞涨(或有可能飞涨)区域的一定面积以上的土地交易,必须向知事申报。对于监视区域内土地交易行为,知事得进行调查,对业者可进行价格方面的劝告,申报面积的下限由各地方政府按规则订定。

  住宅设计, “最小限”变“最多样”

  从生活理念到空间,从空间到场所,从住宅到都市,从日常到非日常,日本住宅建筑经历了多次蜕变,才形成了今天多样化的局面。

  日本对于生活方式的变革、住宅模式的积极提案是到1949年后才真正开始的。建筑家们以各种课题展开了多样的实验住宅设计,我们比较熟悉的“最小限住宅”便是其中之一。最小限住宅就是从功能主义出发,把生活中最低限度的必须要素抽出来加以整理,来构筑适合人居住的最佳住宅。

  根据“私室的确立,食宿分离,家务劳动的减轻,椅子座式的导入”等原则,日本的小住宅设计经过20世纪50年代的积极探索,建立了“L+nB”家庭居住的模式(L是起居室,B是卧室,n是卧室的个数),夫妇合用一间卧室。“L+nB”户型的确立,是日本以家庭为核心的生活模式建立的标志之一。

  随着时代的变化,家庭的形态也在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极大地动摇了已经日渐程式化的住宅模式。而泡沫经济的破灭、全社会对消费概念的再认识等原因,也使得当今的日本建筑家在住宅设计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他们开始重新探讨新的家庭生活居住形式。如建筑师山本理显提出了“个室群”的概念,使每个住宅的核心转变成个人私密空间(个室)。同样,另一位建筑师妹岛和世更彻底地把这种概念表现了出来,在“岐阜县北方团地妹岛栋”的长廊里,并排布置着个室和DK(厨房和卫生间),都直接面向走廊,以每个房间为单位来展开平面布置。

  此外,住宅的多样化发展趋势不光体现在建设主体上,住宅本身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类型,如高龄者住宅和生态型住宅等。最近还出现了通过组合方式而建成的共同住宅。

日本的智能住宅特点

  日本住宅有个显著的特点:传统与智能的结合。

  传统的日式草席和建筑“灰”空间与高科技应用交相辉映。目前,在日本新建的建筑物中60%以上是智能型的,在我们入住的多数酒店,都可以享受到自动热水冲洗坐厕的舒适。日本住宅的高智能化是与日本高科技的发展相吻合的。

  日本松下电器科技馆展示的最新家用电器和IT信息化通讯产品,如可视电话家庭监控系统和GIS卫星地理信息系统等,基本上都已在智能住宅内得到应用。为了促进智能住宅的发展,1988年日本专门成立了“住宅信息化推进协会”,提出了“住宅信息系统计划”,其目标是“将家庭中各种与信息相关的通讯设备、家用电器和家庭保安装置,通过家庭总线技术,连到一个家庭智能化系统上,进行集中的或异地的监视、控制和管理,以达到安全、便利、舒适以及多元化信息服务的目的”。

  由于日本资源短缺,日本住宅也十分重视节能问题,太阳能的利用比较普遍。住宅的建造还采用新型的绿色节能材料,以减少采暖和空调的费用和节省能源。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