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雪岩故居(名人故居系列之杭州老房子)

2011年8月11日960

  胡雪岩故居位于杭州市河坊街、大井巷历史文化保护区东部的元宝街,建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胡雪岩事业的颠峰时期,当时豪宅工程历时3年,于1875年竣工。落成的故居是一座富有中国传统建筑特色又颇具西方建筑风格的美轮美奂的宅第,无论是从建筑还是到室内家具的陈设,用料之考究,堪称清末中国巨商第一豪宅。

 

胡雪岩简介

  胡雪岩(1823-1885)19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商界名人,他的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他从钱庄一个小伙计开始,通过结交权贵显要,纳粟助赈,为朝廷效犬马之劳;洋务运动中,他聘洋匠、引设备,颇有劳绩;左宗棠出关西征,他筹粮械、借洋款,立下汗马功劳。几经折腾,他便由钱庄伙计一跃成为显赫一时的红顶商人。他构筑了以钱庄、当铺为依托的金融网,开了药店、丝栈,既与洋人做生意也与洋人打商战。 胡雪岩一生,是非功过褒贬不一,这里且只分析他的人道。胡雪岩的成功,很重要的一条原因就是他善于用人,以长取人,不求完人。他说一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用人的本事。清人顾嗣协曾有诗:骏马能历险,犁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舍长以取短,智高难为谋。生材贵适用,慎勿多苛求。 幼时家境贫寒。为了养家糊口,作为长子的他经亲戚推荐,进钱庄学徒,从扫地、倒尿壶等杂役干起,三年师满后,就因勤劳、踏实成了钱庄正式的伙计。正是在这一时期,胡雪岩靠患难知交王有龄的帮助,一跃而成为杭州一富。

另解:

“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

站立着是一个英雄,倒下去也是一条好汉。有人这样赞叹胡雪岩的品格和骨气。

。《清代七百名人传·胡光墉传》记载:胡雪岩修建“第宅园囿,所置松石花木,备极奇珍。姬妾成群,筑十三楼以贮之。”还有史料说他“大起园林,纵情声色,起居豪奢,过于王侯,骄奢淫逸,大改本性。”

 

   其故居占地十点八亩,建筑面积五千多平方米。从元宝街古老门厅进入故居,即到红木厅、十三楼。经月洞门到芝园,迎面一座仿照飞来峰叠成的人工假山,山上高耸胡宅最高的御风楼,四面临空,供休闲赏景。假山内洞壑宽广,冬暖夏凉。假山前有九曲桥、重檐八角亭、石栏平台,旁又有观棋楼,四周雕嵌名人书画。全园林木葱茏,四季花香。“芝园”是故居的花园,内有一楼称为“延碧堂”,全用红木建造,也称红木厅。厅前4根巨大立柱,都是整根红木,气宇轩昂;厅内花窗雕刻精细,摆设古色古香……厅前一个大露台,隔着一池清涟,对面有一座造型奇特的假山,山内隐藏着国内现存最大的人工溶洞,内分“悬碧”、“皱青”、“滴翠”、“颦黛”,分别与“瘦、漏、皱、透”吻合。“悬碧”顶上一缝,极似灵隐一线天,洞内怪石凌空扑出,险伶伶似将坠落,正与壁立当空、孤待无倚的“瘦”相吻;“皱青”洞壁表面肌理筋脉显露,凹凸不平,正合“皱”;“滴翠”则是一个奇壑擘成的大洞,四周峭壁嵌满碑迹,顶上石乳累累下坠,清泉从石乳中滴下,营造了“漏”的意韵;转过一条暗道,进入“颦黛”洞,一缕光亮从顶上透下,正应了石之“透”。假山内还有洗药池、岩石廊等景。董其昌、郑板桥、唐伯虎、文征明等名家书法石刻遍布假山……有人称“芝园”为“擘飞来峰之一支,似狮子林之缩本”,并不为过。胡宅内设33间厅堂房室,有桌、椅、台、凳上千件,全部用上等红酸枝制成,有的简洁明了,线形流畅;有的工艺精巧,绚丽豪华,尽显明清两代家具的传统特色。楠木厅梁柱、窗棂、家具、雕饰俱用楠木,被称为旷世奇楼;和乐堂柱子用南洋杉,栏杆为紫檀木,格窗用花梨木、酸枝木、黄杨木制成。楼上是当年胡雪岩12位姨太太的住处,每间都有雕技绝伦的砖雕门洞,神仙人物、飞禽走兽、花草静物……应有尽有,其高浮雕、半圆雕的手法令人叹为观止。

芝园,胡雪岩故居中的山水华章。碑廊,石栏,曲桥,碧池,水中亭,影怜院,御风楼,步步为景,处处显胜。

那怪石嶙峋的假山,为国内现存最大的人工溶洞。洞口镌碧绿的“悬碧”二字,弯腰进去,岩壁高高低低嵌31块石碑,均为原物。那口炼丹井,深不可测,奥妙无穷。当年胡雪岩为造这假山竟花了10万银两,从京城亲王府请来治假山石的顶尖高手,专程到灵隐飞来峰住了7天,才有了这假山的造型,意在西湖山水的浓缩,化天下景为家中景。

    阁外平池,池中鸳鸯,池上红桥,池畔重柳。远处楼阁,近处回廊,都挂着寿庆的灯彩,倒影入池。镜中有镜,影中有影,疑真疑幻,全不分明了。

 

 

 

  经浙江省林业厅及北京相关专家对原有老建筑的木料取样化验鉴定,发现原有建筑均以银杏木、楠木、酸枝木、紫檀木、南洋杉、中国榉木等名贵材料来建造。故居当年的确切造价不详,据说应在50万两白银以上(当年单是堆砌芝园内的假山,据说就耗银10多万两)。

 

 

 

 

 

结构

  故居内的花园芝园怪石嶙峋、巧夺天工,其中的假山为国内现存最大的人工溶洞。进入故居,那回旋的明廊暗弄、亭台楼阁、庭院天井、峭壁假山、小桥流水、朱扉紫牖、精雕门楼 ,使人仿佛进入一个大大的迷宫;而百狮楼、锁春院、怡夏院、洗秋院、融冬院、延碧堂、载福堂、和乐堂、清雅堂无处不奇;木雕、砖雕、石雕、堆塑、彩画则无品不精。故居内还有董其昌、郑板桥、唐伯虎、文征明等名家的书法石刻作品,轿厅内的两顶做工考究的红木官轿很是值得欣赏一番。

 

胡雪岩故居装饰照

 

 

破坏

  1885年,煊赫荣显一时的胡雪岩在穷困潦倒与忧惧中结束了传奇的一生,1903年胡家无奈以区区10万两白银将豪宅抵债给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文煜,后又转让蒋家,此后日渐破败。 及至故居修复前,故居先后成为工厂、企业单位、学校和民居,故居东部的和乐堂与清雅堂更是入住居民100多户,故居长年失修,早已面目皆非,到处是一副破败的景象,文物建筑受到严重破坏。

修复

  胡雪岩故居的修复是严格遵循“不改变原状”的原则,按原样、原结构、原营造工艺、原使用材料、修旧如旧的要求来恢复建设的,因此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修复后的故居,基本再现了120多前胡雪岩故居历史的风采。2001年1月20日,胡雪岩故居经过500多位工人16个月的日夜施工后正式对外开放。故居经过测绘、考古、设计和维修,总计耗资6亿元左右。

  胡雪岩故居坐落在杭城东南元宝街。走下公共汽车,一眼就看到10米多高的白色围墙,胡雪岩故居就藏在围墙里边,给人一种神秘莫测感。 在现代人眼里,胡雪岩宅居所在的元宝街,只能算是一条窄窄的小巷。两头低中间高,呈元宝状。又相传曾经是浙江宝藏贮藏地,故而名之元宝街。大概是胡雪岩图个吉利,便选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来建造他的豪宅了。 胡雪岩全盛时期,富可敌国,官至布政使(管一省的财赋 胡雪岩故居景点照和民政),二品顶戴,服黄马褂,自是显赫一时。然而,胡雪岩这所豪宅的大门,却没有权贵巨富之家的那种宽阔和气派。据说,那是因为胡雪岩明白“深情不寿,强极则辱”的道理,故而寄寓“藏而不露”的用意。 胡雪岩毕竟是个富商,自有富商心理。大门的构筑,还能想到“藏而不露”,而门里则可谓极尽奢华了。胡雪岩故居采用了我国传统宅第的对称布局。中轴区为待客厅堂,由轿厅、正厅(即百狮楼)、四面厅组成;右边是居室庭院,由楠木厅、鸳鸯厅、清雅堂、和乐堂、颐夏院、融冬院组成,供成群妻妾居住;左边是芝园,其间有回廊相连,曲池相通。亭、台、楼、阁,高低错落,清雅和谐。更有碑廊、石栏、小桥、水亭,款款用心,步步是景。园中假山下则建有国内现存最大的人工溶洞,曲折迂回,巧夺天工。 整个建筑布局紧凑,构思精巧,居室与园林交融,建筑材料可媲美皇帝故宫,可谓无材不珍。木雕、砖雕、石雕、灰塑彩绘,工艺高超,可谓无品不精。全部建筑用了整整三年时间,耗费300万两白银,成就了我国江南晚清一处私家豪宅,其精美简直就是一所民间工艺珍宝馆。 “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这是胡雪岩故居一进门轿厅里的一副楹联,倒也说出了胡雪岩当初为人与经商之道。史料记载,胡雪岩“家素贫,年弱冠,入钱肆习贾事,以诚谨闻”。奸诈弄假,永远不会成就一番事业,从来如此。胡雪岩从一个钱庄学徒到一个富甲天下的巨贾,其原因与他的“厚”与“真”不无关联。然而,巨大的成功和财富,又可能使人热昏了头脑而变质。看胡雪岩故居如此赛王侯的奢华,挥金淫逸,纵情声色,已经种下败落的种子。果然,豪宅建成后仅仅20年时间,胡雪岩便因为经营失败,家资罄尽,死于忧惧与潦倒。有道是“富不过三代”,胡雪岩连一代也没有富到头。 从历史大背景看,胡雪岩的衰败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以“红顶商人”谓之,就明白道出了他的致富途径乃是官商之间的权钱勾结,这既使胡雪岩能够迅速堆积起如山的财富,又使他不可避免地卷入肮脏的政治漩涡。胡雪岩正是在李鸿章与左宗棠争夺政治权力的斗争中成了一个牺牲品。加之,处于19世纪中后期,西方殖民者已经打开中国大门,胡雪岩受到强大洋商们的挤压,其失败也属必然。他的衰败更增添了几分时代悲剧色彩。留连胡宅,不禁感慨系之。每一个游客从它的窗光水影里,从不同角度,可以感受到不同的东西,政治的、经济的、文化艺术的,留给人们许多有益的思考。

 

 

 

胡雪岩故居

 

 

  斯人已逝,其物犹存。胡雪岩故居几易其主,历经沧桑。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先后被学校、工厂占用,并有135户居民入住。长年失修,建筑物毁损严重。1999年初,杭州市政府决定重修胡雪岩故居,总投资5500万元,居民动迁,专家到场,于是有了一个新的传奇。

  档案馆尘封多年的一沓图纸,救活了历史。早年留学意大利回国的杭州籍建筑师沈理源,在1920年测绘的胡雪岩故居平面图和相关图照,成为当今修复的依据和指南。一一按图纸,敲出了被封死的圆洞门,凿出了被封存的砖雕,挖出了被填平的池塘,撬出了被泥掩的青石板。全面考古发掘,地面都打开。调集文献资料,梳理历史疑难。聘请罗哲文、杨鸿勋,郭黛妲3位国内著名文物建筑专家为高级顾问。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