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山庄(名人故居系列之杭州老房子)

2011年7月25日990

秋水山庄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国报业巨子、上海《申报》报主史量才以他的爱妻沈秋水命名而建的江南庭院式建筑。面积约二百平方米,四周有庭院,沿着北山路有围墙、铁门。现为新新饭店之一部分。

2223

 

秋水山庄的由来

 秋水山庄,秋水之山庄。秋水,原名沈慧芝,原为晚清上海滩的雏妓,成年后被一皇室贝勒重金赎走,携往京城。几年后,贝勒爷病故,于是席卷了一些财物重回上海滩。据说当她到上海后,直至一故友家中,故友见之喜出望外,立即拉她外出就餐,将她的财物交给当时在座的朋友代为看管。等他们兴尽而归时已是深夜,那朋友还守着财物,独坐以待。因此,秋水认识了那个朋友――史量才,也开始了她的后半生的爱恨情仇。

  秋水擅长鼓琴度曲,与史量才高山流水,视为知音。史量才给她改名为秋水,秋水以身相许后,成了史量才的二太太,并将所带财物也全部给了他,由此史量才购进《申报》《新闻报》,一跃成了上海报业的泰斗。可是秋水的幸福没有维持多久,史量才有了外室,也是个能帮助他事业的才女,并为他生了个女儿。说到史量才,这个男人也真是好命,遇到了三个成就他事业的女人,其一是正室,也是个才女,帮他创办了上海女子蚕桑学校,开始了他的事业,还给他生了儿子;其二是沈秋水;其三就后来的外室。三人中只有沈秋水无儿无女,将自己的所有都托付给了史量才,也全心全意地依附了他,当她知道了史有了外室后,想必心里的孤独愁苦是难以言表。大概是史量才觉得自己的所作于秋水不公,就在杭州西湖边葛岭山下建了别墅送她,并亲手写了“秋水山庄”的匾额。

  女人总是最傻,也是最容易受感动的,当秋水来到西湖边看到了秋水山庄,所有的委屈和不平都被付之西湖。后来她经常住在秋水山庄,也许只有在秋水山庄,她才能忘却烦恼,真正做个秋水伊人。

  1934年,史量才在与秋水由杭州回上海的途中,被特务暗杀,秋水亲眼见了爱人死在身旁。据说,在史量才的灵堂上,秋水白衣素服,形容憔悴,抱着史量才最喜爱的七弦琴,弹了一曲《广陵散》。乐曲将终时,琴声突然激昂,“蹦”的一声琴弦断了,秋水抱起琴走到火钵,将琴投进了火中。《广陵散》绝,知音不再!

  后来,秋水离开了秋水山庄,也离开了史家,独自一人,焚香诵经,了此余生。而秋水山庄也成了妇孺医院,解放后收归国有,成了新新饭店的分部。

 11

秋水山庄围墙内

222

 

史量才其人

史量才(1878-1934),字家修,江苏江宁人,报业资本家。清末曾任上海《时报》主笔,1913年接办《申报》,素以“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为立身之本。他立主抗日,反对内战;倾向民主,力求进步。努力将上海滩这份最老的报纸办成民主的阵地。因而深遭国民党忌恨。

22

另解

  1934年11月13日午夜,史量才一家从秋水山庄返沪,至海宁遭特务枪杀。1936年,安葬西湖天马山麓。学界泰斗章太炎为其哀撰《史君墓志铭》,极尽褒扬之辞。

秋水山庄是民国上海《申报》史量才以他的妻子沈秋水命名,按《红楼梦》怡红院式样建造的庭院式楼房。史量才在沪杭公路被军统特务枪杀后,沈秋水将秋水山庄捐给了慈善机构,改名“尚贤妇孺医院”。1949年以后,成了新新饭店的一部分。从秋水山庄到新新饭店又回归秋水山庄的的门匾看,虽然只是抹了几层灰沙,重写了几个字。却开启了一段尘封八十年的二奶往事。

 

沈秋水原名慧芝,晚清上海名妓,被皇室贝勒赎身带往京城。贝勒病故,慧芝携遗产离京返沪。史量才慕其才貌,望穿秋水,终成连理,将慧芝改名秋水。沈秋水做了史的二奶后,用其财产帮史购入《申报》、《新闻报》,成为上海报业巨头。以后,史再娶小三,沈伤心郁闷,背人弹泪。

       因此,史于西子湖边,置地建造秋水山庄。取庄子“秋水时至,百川灌河”之意,也有“半野枯藤缠作梦,秋水文章不染尘”之境。

       以“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三格不存,国将不国”为言的史量才,不自量力地以为,100万读者可以对抗蒋的100万军队,最终被害于往返沪杭之间的公路上。

史遇害后,葬于杭州西湖区积庆山上。此后,沈秋水虔诚向佛,死后葬于杭州南山公墓。秋水山庄的故事也随着门匾的改变而封存了八十年。现在,史量才的墓还在积庆山上,而沈秋水的墓早已经被毁。

 

33

34

内部花园

 

35

36

1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