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曾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1日910

      张绍曾(1880~1928),字敬典,1879年生于河北大城县一个寒士家庭,童年举家迁至本市西门里任家胡同。1895年,考入天津武备学堂,毕业后保送日本陆军学堂炮科深造,归国后光绪皇帝诏令觐见。1910年随载沣出洋考察欧美陆军,辛亥革命爆发时响应革命。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张绍曾与蔡锷组成反袁讨逆军。1923年1月任北洋政府第23届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半年后下野。同年他隐居于天津英租界河北路334号一幢二层洋楼内。

02

 

      张绍曾有一妻四妾,生有三男二女。张遇害时,长子27岁在津,次子留学美国,三子年仅4岁。长女许配给冯玉祥之子,二女儿于1927年末与吴佩孚公子吴道时结婚。 张绍曾旧居——马场道河北路口(河北路334号)原英租界威灵顿道南头(现河北路口南口,即第五中药厂址。已转让,为贵宾楼饭庄)。建筑为一幢砖木结构的巴洛克风格的二层小楼,红瓦坡顶,混水墙面。外观规整华丽,线条流畅。建筑平面布局规整,立里面处理简洁大方,拱卷门廊片宇宙线一侧,活跃了建筑形象。楼门口朝东,有两块水泥板小雨厦,两根贴墙的罗马柱,水波纹花饰支撑。室内宽敞明亮,过厅有拱券分割,显得肃穆庄重。室内有灯光灰线,菲律宾木人字地板和双槽窗。该房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叶,现依稀可窥当年的风貌。

0103

夜幕下的张绍增旧居

04   

历史故事

      在天津隐居期间,他一面潜心读书著书,一面与冯玉祥等人秘密共计响应北伐军,被张作霖视为眼中钉。在直隶督办褚玉璞的安排下,1928年3月21日,张绍曾被暗杀,成为轰动津门的谋刺案。

      张绍曾天资聪明,在16岁时参加县试就名列前茅。但是,他立志振武救国,打破重文轻武的成见,毅然报考北洋武备学堂。他在该校期间,刻苦学习,成绩优秀,于1899年(时年20岁)被选派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学习炮兵科。在日本留学期间与同学吴禄贞、蓝天蔚志同道合,结下了深厚友谊。他们三人学业优异,在留日学生中被称为“士官三杰”。
  张绍曾在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与吴禄贞、蓝天蔚一同加入了同盟会,并且成为了辽东支部的主要负责人,他关注全国政治形势和军中力量状况,待机行动。此时全国已出现革命的大好形势。清政府为炫耀武力,计划在农历九月在直隶永平府举行军事演习。他与吴禄贞、蓝天蔚密议,借军事演习之机,举行兵变。不料事机微露,让清廷起了疑心。吴禄贞被停止参加此次秋操。此时武昌起义爆发,清廷急忙下令秋操停办,因此张绍曾等策划的兵变流产。
  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任命张绍曾为绥远将军兼垦务督办。此时,绥远形势动乱,张绍曾为安抚蒙古王宫,在绥远召开西蒙会议,解释“五族共和”的主张和意义,迅整稳定了绥远的局势。但是他仍受到袁世凯的猜忌。1914年4月调回北京,任树威将军,失去了职权。袁世凯死后,他一度出任陆军总监,但不久就随黎元洪一起离职。 1922年6月黎元洪复职,张绍曾也随之复出,先出任汪大燮内阁的陆军部长。后在1923年1月4日组阁,出任了北洋政府第二十三届总理。6月1日,他被迫辞职,从此便一直在天津闲居。
  张绍曾寓居天津,息影林泉,但仍然十分关心国家政治。国民党“一大”后,他把国家前途寄希望于国民党身上。因此,他加强了与冯玉祥的联系和往来,并结为儿女亲家,参与冯的一些重大政治、军事活动。1924年10月,冯玉祥倒戈回师北京,推翻了曹、吴控制的北京政权。事先,冯曾征求张绍曾的意见。张绍曾在回信中提出24个字的方略:“死中求和,只有如此。事成之日,善后须图,究是故人,毋为已甚。”为其出谋划策。
  北京政变后,张绍曾由津赴京与冯玉祥相见。冯对张说:“我想请你还当国务总理,叫老段主军,你主政,中山先生作总统。”张对冯说:“焕章,你的志愿倒颇远大。……除了孙中山先生来作领导,中国前途不会好的,今天你有力量能请出中山先生出来治理国家,真是最可喜幸的事情。”但张又指出,冯已走错了一步。他说:“你请段祺瑞出来,他是一个大野心家,向来反对革命,而且狂妄自大,唯我独尊,他能和你一样服从中山先生领导,甘为之下吗?你打倒曹吴,欢迎他出来,再加上一个张作霖,我恐怕他们得手之后比曹吴只有更厉害的。你这是‘前门迎虎,后门打狼’,我现在说的话你未必能领会,到时候有你后悔无及的那一天。你叫我和他们共事,我只有敬谢不敏。”后张绍曾建议由黄郛出任总理。此后,张绍曾不再参与北洋政事,终日与友下围棋、写联诗,或阅览旧典、练书法。张偶尔也赴酒会,而更多时间则潜心研究佛、道、儒家学说。张著有《三教谈论》、《觉道日记》等著作,可惜后无存本。
  时局动荡不定,到1925年末,冯玉祥在张作霖、吴佩孚的压力下通电下野。翌年3月赴苏联考察。此间张与冯一直保持联系。9月,冯玉祥归国,张对冯五原誓师参加北伐施加影响。后来冯率部与直奉作战时,张绍曾为之出谋划策,提供情报。为此,张自设电台,每天与冯联系。
  张绍曾与冯玉祥的联系有人密报给张作霖,称张绍曾借英租界为护符,并在家里设有电台,收发电
信,与冯暗通消息。张作霖既畏且怒,遂派邢士廉赴津晤面张绍曾以观动静。
  不料邢碰了一个硬钉子,便回京复命。张作霖确认张、冯暗通绝非子虚,越发恨怒,遂生除掉之念。1928年3月,张作霖派亲信王琦赴津与直隶军务督办褚玉璞密谋布置暗杀行动。张作霖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密谋暗杀张绍曾的同时,自己也在日本人暗杀的名单中(张作霖在本年的6月在皇姑屯被日本炸死)。正如中国的古语所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时间一晃到了3月21日,由张作霖一手策划,直隶督办公署总参议赵景云出面,于天和玉饭庄宴请寓津在野名流。褚玉璞恐张届时不能赴宴,事先收买张的族弟张会卿约他同往。褚还令手下刘茂飞、谢玉田二人通过张绍曾门婿吴道时的门路,往张公馆催请张赴宴。当张绍曾吩咐把汽车开出,不料汽车刚出库门,前轮胎忽然破裂,张绍曾也正觉得身体有些不爽,就命差役电话辞谢,不想再去。张会卿不由着急说:“瑶蕴(赵景云字)叫我代表他来专诚奉请,以为交游光宠,你如不去,我怎么对待瑶蕴?”张绍曾被逼无法,只好令司机换上备用轮胎和张会卿同行。饭后客散,赵景云又约张到坐落于日租界的“彩凤班”喝茶。未过几刻,有个仆役模样的人,手拿信件说要见张总理面交,恭候回音。张绍曾闻讯从室内走出,刚问信在哪里,伸手去接,“仆役”的子弹已穿透张的手掌,接着又是两枪,一枪从张的耳根入脑,另一枪击中张的肺部,张当即倒在血泊中,杀手从容离去。室内的主客十余人惊骇失措,幸免池鱼,没有误伤,可也无人出面延医救治。张于翌日晨死于家中,终年49岁。
  这是一起轰动津门的政治谋杀案件,冯玉祥将军在其所著的《我的生活》一书中对张绍曾有如下的评价:“公公道道的说,张先生实为革命最忠实的朋友。他身冒危险,大量地垫钱,什么也不图,只要助成北伐革命。张先生之死,系为革命牺牲,他的功绩是值得纪念的。”短短的几句话道出了张先生的为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