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桂芳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7日860

      毕桂芳(1865-不详)字植忱,大兴人。早年入北京同文馆学习俄文,后到俄国留学,毕业于高等师范学校,归国后,任驻俄公使馆随员。从俄国返国后历任宜隶州知州,北洋洋务局随办,东三省议约随员,驻浦盐办理交涉商务委员等职。1906年任驻扎海参战办理商务交涉委员,保道员;1909年改任海参崴交涉商务委员会总领事官,赏副都统衔。1911年升为科布多办事大臣,充查办库伦事件大臣,1912年5月17日,袁世凯任命毕桂芳为驻塔尔巴哈台参赞。1916年加将军衔,总揽黑龙江省军政全权。

 06

毕桂芳旧居位于奉化道7-9号,是一栋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

03 04

      毕桂芳身上,有两件事最出名:其一,1914年他被任命为中俄蒙议约事件全权专使,参加恰克图会议,签署《中俄蒙协约》,奠定了他在中国外交史上的地位,这是他一生中最露脸的事;其二,1917年他在任黑龙江省省长兼黑龙江督军期间被许兰洲逐出黑龙江,夺了军政大权,灰头土脸地跑回北京,这是他一生中最丢脸的事。

坐在桌子一侧左起分别是陈箓、毕桂芳、密勒尔、希尔宁达木定

07

  毕桂芳被逐出来,要返京复命,途经天津的时候,他前去拜谒了段祺瑞和倪嗣冲。毕桂芳在天津的旧居是否是在这个时期购置的,如今已不得而知。既然从东北给赶了出来,总得找个落脚的地方,对于蛰伏中的毕桂芳而言,天津这个“后花园”绝对是一个进退两宜的不二选择。

  1909年,44岁的毕桂芳被任命为海参崴交涉商务委员会总领事官,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办理对俄外交事务了。自赴俄留学归国后,毕桂芳一直得到袁世凯的器重,在处理对俄方面事务上,袁世凯越来越信任他,也越来越仰仗他。

  终于,毕桂芳等来了表现他才能的重要机会。1914年,中俄关系紧张,为办理中俄蒙议约事件,北京政府特任毕桂芳为会议全权专使。袁世凯认为,“毕桂芳为中俄蒙划界会议全权专使。毕不但深懂俄事,而于蒙古情形亦素有研究,今负此重任当不致有辱命之虞。”

  中、俄、蒙三方于1914年9月8日起在恰克图召开会议,中国代表为专使毕桂芳、驻墨西哥公使陈录,俄国代表为驻外蒙总领事密勒,外蒙代表为达锡札布。三方各自提出了条约草案,其争执的要点在于铁路、邮政、税则、司法诉讼等具体问题。交涉持续了将近一年之久,直到1915年6月7日,中、俄、蒙三方才在恰克图共同签订《中俄蒙协约》。

  这次圆满完成任务,毕桂芳成为袁世凯政府对俄外交的全权代表。1916年2月初,毕桂芳赴奉天招待俄驻日大使密亲王,顺便会晤奉天上将军段芝贵。这一年的5月,袁世凯任命毕桂芳署理黑龙江省督军兼巡按使,特加毕桂芳将军衔,总揽黑龙江省军政全权,许兰洲为军务帮办。一个月后,袁世凯去世,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北京政府再次任命毕桂芳为黑龙江省省长兼督军。

  这时候许兰洲已派他的师参谋长李景林为督署参谋长,虽然毕桂芳对此感到非常不满,但一方面手中无兵暂时无法解决;另一方面,他内心深处对军政大权集于一身的未来充满了期待,这种快乐足以抵消许兰洲安插李景林的这点不快。毕桂芳踌躇满志地上任了。

  毕桂芳上任之后,从黑龙江省实际情况出发,一面安抚百姓,一面下大力气打击土匪。为对付土匪,毕桂芳下令黑龙江省各县成立地方保卫团。他认为“……匪反复无常,暂因力绌而纷纷北窜,难保不乘机卷土重来,为预防匪患旋拟定防匪要策:一、令英顺、任国栋两旅长赴大赉县,在绰尔河地方加派军队驻扎要隘防堵;二、照会杜尔伯特、郭尔罗斯王公一律严加防范以备不虞;三、着令各王公迅速招降被裹胁之匪众以分化瓦解敌人;四、请各王公速练警团以图自保消灭匪乱于萌芽;五、添设江省征匪司令以便有所统一;六、责成英、任两旅长为剿匪之专任,严定功过以兹鼓励;七、令各县知事非奉命不准擅离职守,并请奉、吉两省调拨陆军协同剿灭土匪”。

  1916年10月8日,匪首巴布扎布进攻林西县,被击毙于林西城下的东营盘,其残部如鸟兽散。毕桂芳认为巴布扎布虽死但其余党仍然散布四方,为保障治安,特别重视边防冬防。为防匪,毕桂芳在景星、大赉、塔子城、索伦山等各处驻重兵,同时扩充地方警察,招募士兵,筹设保卫团。毕桂芳同时增加招募警察,添编一混成旅。多方入手,从中央到地方,形成了预防土匪的一道道屏障。

  毕桂芳在黑龙江的一系列管理政策颇具成效,但他终究是一个搞外交的“文人”,一旦“秀才遇上兵”,就“有理说不清”了。毕桂芳做省长不到一年,许兰洲就想办法把他轰下台了。

  毕桂芳不是军人,而是外交官出身,涉外的事情上他明白得很,但生活中却时而明白,时而糊涂,据说他私下里有个绰号叫“毕不管”,只要高兴,就啥也不管啦。

  1917年3月14日,刚好这天是毕桂芳夫人的寿诞。撤职听候查办的泰来县县长张毓华登门贺寿,行着三跪九叩的大礼,礼毕长跪不起。毕夫人笑着问:“你为什么不起来呀?”张说:“本县绅士诬告我,请太太替我做主。”毕桂芳一面笑一面用手来搀他:“这点点小事用不着太太做主,我就代替她做主吧。好好儿回任当差,快快请起。”张毓华就这样,快要掉了的乌纱帽,又拾起来戴上了。

  许兰洲毕业于湖南讲武堂,文武双全,是黑龙江军界真正说了算的人物。许兰洲曾与张作霖、冯德麟、孟恩远并称为“东北四雄”。随着孟恩远、张作霖先后跃升为督军,许兰洲也开始蠢蠢欲动,谋取黑龙江的军政大权。在毕桂芳上任之前,许兰洲用兵谏的方法挤走了毕的前任朱庆澜,如今他看到毕桂芳好欺负,又想故技重施。

  许兰洲唆使骑兵第四旅旅长英顺和步兵第一旅旅长巴英额赶走毕桂芳,并许诺事成之后将巴英额提升为师长,英顺兼任镇守使一职。于是在许兰洲的导演下,英顺、巴英额联手演了一出逼宫戏。毕桂芳提出自己仍任督军,可将省长职位让给许兰洲。许兰洲不允,毕桂芳只好通电下野,灰溜溜地离开了省城。后来许兰洲没有实现诺言,英顺、巴英额与许脱离关系,转而支持毕桂芳。但毕桂芳此时已经无心恋战,决意回北京,只发表通电表明自己是被胁迫让贤的。

  毕桂芳回到北京后,出任黎元洪总统府的高等军事顾问。1918年任安福国会众议院议员。1927年张作霖组织北京军政府,毕桂芳还曾出任顾维钧、潘复内阁的赈务督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