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克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7日960

       程克(1884-1936)字仲鱼,河南开封人,1912年任内务部参议、总统府咨议。1924年任内务部长,同年辞职,寓居天津。1935年一度出任天津市长。“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用在程克身上似乎再合适不过,怀揣一块大洋孤身北上,到后来未满30岁就当上政府参议员,后又任天津市长,经历颇为传奇。而程克的跌宕人生,竟然是从他的母亲一个看似不近人情的决定开始的。

11 02

      程克旧居位于进步道80-84号,建于1912年,三层砖木结构,带地下室。总建筑面积约1727.9平方米。楼顶部饰有欧式浮雕,建筑造型为意大利田园住宅风格。2006年修复,保存较好。

07 0810 06

  程克的父亲,曾在晚清官场中做负责判刑的官员,但职位很低。他目睹晚清政坛的腐败,曾叮嘱妻子不要叫后人做官。熟料,程克的未来还是与父亲的期望背道而驰了。说到程克的母亲王彩萍,是一位颇有远见的女性,她深知,如果把儿子留在自己身边,不可能培养出有出息的人才。所以在程克还不到20岁的时候,她毅然决定让爱子独自一人离家去大城市,独自闯荡,设法接受教育。临别时,她只给了儿子一块大洋——在当年只能买半袋面,让儿子带了一些单薄的衣服、一双自家做的布鞋,便让他和两个朋友一起上路了。

  后来,程克和朋友步行从开封出发,奔向京、津一带,偶尔遇到马车就搭一段路,就这样走了一个多月。当时,中国已经有了少数铁路,三个人有时大着胆子爬上车搭一段路,快到站时再跳下车——如此往复,终于到了天津。

  到天津后,程克就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并最终进入了“北洋大学堂”(即现在的天津大学)。程克的生活很苦,在冬天也只穿着很单薄的衣服。但他的成绩不错,后来有一次机会,清政府送一批学生赴日勤工俭学,他就顺利考取,被送往日本留学。在日本,他白天上学,晚上就在印刷厂当劳工,后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系。

  此时恰值孙中山在日本发起反清的革命组织,程克便加入了同盟会。据程克的儿子程正在他撰写的资料里称,在程克回国前,孙中山曾指示程克与汪精卫刺杀清朝摄政王。为避免遇熟生事,身为北方人的程克去了南方,出生在南方的汪精卫则被派到了北方,分头寻找刺杀的机会。1910年4月,汪精卫刺杀载沣未遂,被逮捕后送进监狱。

  程克回国时,革命党交给他两箱手榴弹带回国,但船驶至塘沽时,得知清兵已发现他们,待船靠岸就要捉拿。于是程克就把手榴弹从船身侧下舱的圆形窗口处,小心翼翼地一个个慢慢送入水中,幸而没有发生意外。当他上岸时,清兵没有查到证据,才侥幸逃脱。

  著名的广州黄花岗起义,程克也参与其中。程正援引他母亲的讲述称:“我父亲负责从广州城外运送军火,供给黄花岗起义的革命军,但这次起义寡不敌众,后被困在城内几乎全军覆没……当时只有黄兴和少数人逃走,我父亲正押着军火赶往战场,一见城门关闭,就知道起义已经失败,最终幸免于难。”

  辛亥革命成功后,程克随即当上了众议员,不久之后又被推举为参议员。但当时规定年龄不满三十岁不能当参议员,于是程克就在他的原众议员委任状上的年龄“二”上加了一横,变成了“三十七”岁,由此当上了参议员。程正说,后来,程克的年龄也一直以此推算,甚至在他逝世时报纸刊登年龄也为“六十二岁”,实则应该是五十二岁。

  当上参议员后,程克便一直留在北方,即便后来袁世凯篡夺政权,他也没有离开,反被袁所重用。

  程克曾经当过袁世凯的秘书。程正说,听母亲讲,袁世凯有个习惯,就是看文件时从不给和他一起办事的人单独的时间去阅读文件。程克就想了一个办法,他一般会坐在袁世凯的对面,袁世凯看文件时他便不声不响地从另一面倒着看,所以当袁世凯看完的时候,他也倒着读完了一遍,不等袁问起,他就能说出自己对事务的处理意见,使得袁对他的敏捷十分欣赏。为了能够倒着迅速看完文件,程克下了不少苦功,常常在看书看报时把报纸书刊倒过来。

  程正说,尽管身处袁世凯的阵营,但程克与孙中山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政局也有自己的见解,并非死死抱住袁世凯的立场,而这一点,也使袁世凯对他保有戒心。

  袁世凯倒台后,更加混乱的军阀更迭执政的时代开始了,程克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据程正回忆,冯国璋当大总统时,程克曾任内务总长和司法总长。军阀腐败、动荡的社会环境让程克内心十分痛苦,但他并未选择脱离军阀体制,而是采取消极做法,在天津买了些荒地,盖起楼房,靠租房维生,过起了赋闲的生活。这些房产都位于当时的意租界内。

  1935年7月,程克就任天津市市长。但在当时政治形势十分复杂的时刻,他的心脏病发作,就职时已是带病上任。1936年初夏,他病情突然加重,经住院抢救才得以缓解。程正说:“在我的记忆中,他几次去市政府都是坐在一把藤椅上,由别人抬他上车的。”就是在这一年,严重的心脏疾患最终夺走了程克的生命。

  程正回忆一家人在天津的生活时说,父母在吃穿方面都比较节俭,在程克病重时,家里人给他买了一盒比较贵的外国饼干,他还说要把钱留给孩子们上学用。程家有一辆汽车,但属于比较破旧的,开起来的时候震动的声响很大。

  虽然家里的汽车不怎么样,但程正设计的汽车可是顶呱呱——咱们国家最知名的红旗轿车,就是程正设计的。

  程正自读高中时就喜欢上了摩托车和汽车,新中国成立后,他考入大学读工科,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工业部的汽车局。

  1958年,程正从汽车局被“下放”到长春第一汽车厂参加体力劳动,意外迎来了人生的一次机遇。当时“一汽”的总工程师郭力亲自通知程正参加红旗轿车的设计工作。究其原因,是在几年前,喜欢画设计图的程正,勾画过两个汽车造型方案设计图,意外地被两位苏联专家发现。专家们表示这样的人才应该调到“一汽”去,恰好当时郭力在场,记住了程正的名字,因而当程正“很巧”地被“下放”到“一汽”后,郭力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而后,在众多设计构想中,程正的设计脱颖而出,从此,他就和红旗车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那个很多事情都无法想象的年代,程正和其他设计人员用了很多“土办法”,仅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第一辆红旗就试制成功,而一年后,许多崭新的红旗就出现在了北京的国庆典礼上。而程正的名字,也就刻在了新中国的汽车发展史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