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诵先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8日860

      郑诵先(1892-1976)原名世芬,字诵先,号研斋。四川人。尤擅书法,各体俱能,以草书见长,晚年尤善章草,苍劲雄浑,气魄宏大,呈自家风貌。1928年曾任张学良秘书。上世纪30年代初在天津市政府任职。1939年,任大陆银行天津分行副经理兼河东支行经理。此宅为河东支行所在地,亦为其居所。1941年起,兼任天津银行公会秘书长。1948年筹组天津证券交易所。1956年在京与张伯驹等人发起组织“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任秘书长。 郑诵先先生(1893——1976)是新中国最早在社会上宣传普及、推动书法艺术发展的著名老书法家之一。

03    

       郑诵先旧居位于民族路与进步道交口东北角,是一座主体建筑为黄色的二层意式洋楼,保存较好。四川富顺,天府之国中的“书香之城”,在晋朝时期就因教育事业发达,出现了“才俊蔚起,文物称最盛”的文化现象。到了明朝,由于读书人考取举人、进士的名额居四川前茅,博得了“才子甲西蜀”“富顺才子内江官”的声誉。在这样浸润着书香的文化之乡,6岁的郑诵先白天就读私塾,回家还要随父亲学习经史古文,练习书法,柳宗元、欧阳询就是他最初摹红的对象。  

01 02

  诵老家学渊源,自幼聪惠过人,很早就以诗文雄阔,学问渊深而誉驰乡校。上海震旦学院文科毕业后,更名重其时,社会名流及金融界争相延请。四、五十年代或更早,一些文坛老宿,如傅增湘、夏仁虎、吴北江、章士钊、关赓麟、许宝蘅、商衍赢、叶恭绰、郭风惠、郭啸麓、陈云诰、钟刚中、黄君坦、刘文嘉、汤用彬、张伯驹等数十位老先生结诗社(注),诗书唱和,过从甚密。当时,陈叔通老先生及俞平伯先生也常参加诗社活动,与老友们欢聚。启功先生在《跋》中谦称自己在“张伯驹先生词课座上,得瞻(诵老)道范”,当是此时事。

郑诵先先生题的字

05 04

      先生夫人何淑君,亦富顺人,贤淑礼让,勤俭持家,结婚后即挑起家务重担。1935年后先生赋闲在家,收入阙如,经济十分拮据,为了不让婆母忧心,丈夫增加精神负担,全由她自己持筹握算,终致心力交瘁,不获安享晚年即于1942年去世,年仅五十岁。先生为此悲痛万分,誓不再娶,时年仅四十九岁。虽诸亲友多次提亲,黜被婉言拒绝,独身以终。先生与夫人共有两子一女,因教育有方,均能自励有成。长子必达任天津体育学院教授,次女必俊任北京大学教授;三子必坚,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97年中共“十五大”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后任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先生热爱桑梓,三个儿女虽然出生武汉和北京,先生却教育他(她)们在填籍贯时,要写上“四川富顺”。

      先生性喜交游。交往名士较多,常与互相切磋学问,并能虚怀若谷,吸取知识。早在二十年代,先生即与同乡张善子子、张大干友善。并常向精于章草的罗复戡促膝研讨,可谓亦师亦友。此外如书法研究社同仁启功、张伯驹。天津吴玉如、陈少梅,以及章士钊、夏承焘、王学仲、黎雄才等,均为先生的书画诗词挚交。先生对青年朋友更是热心培养。寄托振兴中华书法的厚望。如书画界的刘炳森、王遐举、胡爽庵、杨再兴、崔如琢等,均是先生当年的常客,而今已成书画名家了。

  1956年,郑诵先与张伯驹、郭风惠、陈云诰、萧劳等老先生共同发起并创建了新中国的第一个书法研究社——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书社社长由陈云诰先生担任,秘书长由郑诵先先生担任。陈云诰,字紫纶,河北易县人,清末甲辰进士(与末代状元刘春霖同科),中国著名书法家,新中国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由于当时条件所限,书社就在北京后海张伯驹先生的家里办公。书社建立后,几乎囊括了所有在京的书法名流,老先生们搞书展,办讲座,学术研究,奖掖后学,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奠基性、开拓性的工作。他们的成就产生了极为广泛而积极的社会影响,赢得了社会各界及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赞扬。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群众书法组织,她的成立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北京的带动下,此后不久,上海也仿效其范,成立了类似的组织。郑诵老与当时其他书坛巨擘,为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发展,为现代书法艺术的开创及新中国的书法普及教育,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50年代,笔者黄髫小儿时,随老一辈学者、教育家郭珍航(字献霆)先生学习诗书。先生教我:当今好书法,要数郑诵先。你学的这些字帖就是郑先生编的。郭珍老是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最早成员,精词章、书法。代表作有宋哲元政迹碑(原藏于河北莲池书院)及中小学生习字帖(红模子;荣宝斋印制)。60年代初,曾应同社好友邓拓先生之约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写过一些知识性文章,为此,文革中受到严重迫害。他的老友溥雪斋先生曾评价;“献霆楷书,不让麾霆(郭风惠)”。先生与郑诵先是好朋友,先生如此敬重郑诵先,足见郑诵老在书法界中的声望和影响。从此,我牢牢记住了这位大师的名字,并一生敬如己师。

  郑诵先与书社另一重要创始人郭风惠(郭珍航之兄)的关系更为亲密,他们联手为中国文化和书法艺术作出了许多非凡贡献,时有书坛双雄的称誉。郭风惠,中国“北学”领袖人物,北京大学早年法学、英文双料博士,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早在1918年,严范孙老先生在亲点周恩来作文为南开学校第一之后,便把“北方健者”的称号亲赠给郭风惠。其书法,被末代状元刘春霖称为“中国第一书法”;其诗被老辈学者吴北江称为“前后五百年,恐无敢与之争席者”;其画,是近现代书法入画最为成功者之一。时有诗书画“三绝”之誉,其总体艺术成就,至今似无人可及。诵、风二老互相敬慕,互相学习,可谓学问挚友。

  为弘扬老一辈书法家的功绩,1961年10月29日,人民日报在郭沫若题词的专版上,展示了十位老书法家的作品。郑诵先与郭风惠、陈云诰、陈半丁、溥雪斋、沈尹默、王传恭、陈文无等老先生并列其上。1963年暮春,一个以毛泽东主席诗词为专题、由当时在京全国顶尖书法家参加的重要笔会在北京北海公园仿膳举行。诵、风二老与书社的数十位老友应邀出席。笔会上诸大师各施所长,精心创作。陈云诰先生写了《如梦令·元旦》、溥雪斋先生写了《泌园春·雪》、秦仲文先生写了《清平乐·会昌》、王传恭先生写了《西江月·井岗山》……其中,尤以郭风老以其鸡毫绝技所书《菩萨蛮·黄鹤楼》,郑诵老写的《浪淘沙·北戴河》最为精彩。笔会选出了近二十位老先生的优秀书法作品,制成当时最精美的书签,在全国广泛发行。日前,笔者还在郑诵老的关门小徒,现琉璃厂宏宝堂画店经理程茂全先生处瞻仰了他收藏的这套书签。这些书法作品在制成书签时,落款全被去掉,另于书签背面铅印主席诗词原文,再印上某某书。据说是因为当时所有作品中,唯郭风老的落款只题了“风惠试鸡毫”五个字。留下了一个生动有趣的花絮。

  郑诵先先生和创建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诸老,是优秀中国文化和中国书法艺术造就出的杰出代表,是传统书法艺术的卓越继承者和现代书法艺术的优秀开创者,没有他们,就谈不到二十世纪的中国书法艺术。遗憾的是,这些世纪大师莫名其妙的被长久湮没。当今,包括一些“著名××家”对其中这些老前辈,竟闻所未闻。199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号称“二十世纪书法展览”上甚至见不到他们的一个字!反映了我们当前急功近利,数典忘祖,不注重历史学习,不尊重科学的不良学风和浮躁的社会风气。

  尽管这些大师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那场反文明的动乱中,人格被践蹋,作品被毁损殆尽,他们更未能享受到今天的光明,可他们的艺术光彩不灭,他们的历史贡献不朽,他们仍有大量作品散落在民间,他们会被历史和书法艺术永远记往。在改革开放的二十世纪80年代,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郭风惠书法选》、《郑诵先书法选》;1997年末,更由国家出巨资,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郭风惠大师的大型专集《郭风惠书画集》;现在,荣宝斋出版社又为郑诵先大师出版了《郑诵先书法集》。这是世纪末,祖国给二十世纪书法艺术最好的总结和给二十一世纪的最珍贵的礼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