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祝龄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9日870

      陈祝龄(1870—1929),广东高要人。早年毕业于天津中西学堂。1880年随姐夫北上天津,1909年被委任为天津怡和洋行出口部买办。陈祝龄曾参股兴建了耀华里,并自己出资建造了大量房产,后组建义德洋行。1929年遭绑架遇害。

    06 

     陈祝龄旧居位于保定道4号,属于混合结构的三层楼房,局部二层,红瓦坡屋顶,外檐为清水红砖墙,门窗洞口为拱券形式,同时设置精美的花饰、窗门套。

01 07 09

     建筑平面呈“L”形,造型美观典雅,体量错落有致,虚实对比强烈,并有较为宽敞的院落。具有折中主义建筑特征。

   02 04

      陈祝龄在社交圈的出名,使外界产生了误解,认为陈祝龄在财产上与梁炎卿等量齐观,以至于引起了劫匪的注意。上世纪初的天津,每当人们提起英商怡和洋行买办的时候,通常提及的是“梁陈二人”。梁,指的是大买办梁炎卿;陈,则说的是他一辈子的好搭档陈祝龄。梁炎卿和陈祝龄在洋行生意场上的多年合作以及他们个人关系的密切,使当时的人们将他们几乎视为一体。然而,由于梁炎卿很少参加社交活动,处世为人以吝啬而闻名,所以租界的社交界对他了解甚少。而陈祝龄却不同,在同乡和亲友中,陈以敦厚慷慨而闻名。他的社会交往广泛,在商界颇有名声,甚至压倒了梁炎卿。

  关于陈祝龄被绑架的地点,有着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是,1929年10月31日清晨,陈祝龄在马场道西湖饭店对面便道上散步时被匪徒绑架;另一种说法,则是曾任旧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副处长李汉元回忆,1929年陈祝龄于英租界十九号路家中被匪徒绑走。

  无论陈祝龄是在哪个地方被绑架的,其结果都是,绑匪很快就将他折磨致死。但陈已被撕票的实情,其家人并不知晓,绑匪于是利用陈祝龄身上的一把钥匙向陈家亲属索要赎金十万元港币(李汉元回忆的赎金数额为五十万元)。陈家亲属按照绑匪要求,按时交纳赎金后,仍不见陈祝龄踪影,一度成为悬案。直到1934年,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破获一个绑匪集团,供认在天津曾先后绑架过陈祝龄和梁炎卿之子梁赉奎。随后天津警务处在旧英租界海大道(现大沽路)一处民宅的地板下挖出陈祝龄、梁赉奎两具尸体,至此两案了结。

  有资料记述,绑架陈祝龄的匪首是军阀张宗昌部下耿华堂。耿华堂在青帮中辈分较高,在天津、上海等地均有徒弟。绑架陈祝龄一案,是他召集上海青帮的徒弟帅颂平等人联合作案,1934年帅颂平等人事发被捕后,耿华堂在家中自杀。有一种说法认为,陈祝龄被绑架不单纯因为他的财富,他对于革命者的资助令反动军阀异常不满,陈祝龄绑架案背后极有可能是一桩政治阴谋。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陈祝龄遗孀及子女将他的骨骸运回了原籍安葬。陈祝龄留有一子五女。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