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芝贵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29日940

      段芝贵(1869-1925)安徽合肥人,字香岩。天津武备学堂毕业。历任陆军第三镇统制、督练处总参议。武昌起义后,被袁世凯委为武卫右翼翼长,督理湖广总督。民国成立,任驻京总司令官,统制陆军和武卫右军,继任拱卫军总司令、察哈尔都统。1913年任江西宣抚使,并任第一军军长。次年改任湖北都督,1915年任奉天督理、镇安上将军、奉天巡按使。不久,联合十四省将军密呈袁世凯,拥护帝制。袁死后,段也辞去奉天将军等职,归居天津。1917年随段祺瑞讨伐张勋,曾任京畿警备司令、陆军总长。次年,在直皖战争中任皖系定国军西路司令,后闲居天津,病故家中。

03

印有段芝贵头像的纪念章

02    

     段芝贵旧居建于民国初年。意式风格建筑,砖木结构二层,八楼八底,带后楼和半地下室。前后坡顶,设老虎窗,门厅朝南,上筑阳台,底层与墙寓均仿砌基石筑法。这所“段宅”的真正主人其实是段芝贵。这个在中国近代史上以“丑闻”而著称的军人,名字最多见于向载振“行贿”的杨翠喜案。其实,这段“性贿赂”的丑剧只是他一生仕宦生涯当中的一个小插曲,其一生真正的浮沉起落,还是要从袁世凯说起。

05

  关于段芝贵的出身,历史上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他是合肥县衙差役段有恒之子,另一说他是盛军后营帮带段日升之子。根据合肥当地文史资料记载,段芝贵生于安徽合肥市南乡义城集附近,其父名为段有恒,是合肥县衙的差役。段家有三个儿子,段芝贵行二,少年时曾在邻居唐叙五家的私塾里读了几年书。

04

  段芝贵少年时也曾经渴望奋发读书,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但清制差役之子是不能参加应试的,段成年之后得知科考无望,便不再读书,经人介绍到李鸿章家族所开设的义和当铺学徒做生意。后来段芝贵在店里与友人赌钱欠下了赌债,只好背井离乡到天津投奔族叔段日升。段日升此时在小站的盛军后营任帮带,起初对前来投奔的段芝贵并没有特别的留意和提携。然而段芝贵从小在当铺里面学徒,熟于察言观色,他对段日升悉心服侍,甚至胜过段日升的子女,不禁令段日升对他刮目相看。叔侄俩越来越亲近,于是送段芝贵上了天津武备学堂。

  关于段芝贵与段日升的“叔侄情深”,民间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段芝贵来投奔段日升时,恰好段日升患了腰疽,肿大如碗,脓血出不来,痛苦难堪。段芝贵在一旁悉心照料,见段日升实在痛苦,竟主动提出用嘴来吸出脓血。段日升不肯,但段芝贵执意这样做,几次用嘴吸疮口之后,脓血尽出,段日升顽疾痊愈。这出吮痈舐痔的“苦情戏”是否确切发生,如今已不得而知,但段日升却从此将段芝贵视如己出,大力栽培,为他日后的发迹铺垫了道路。

  1897年,段芝贵投效袁世凯部下。袁世凯与段日升原为旧交,因此对段芝贵格外照顾,而段芝贵对袁世凯则毕恭毕敬、殷勤备至。段芝贵每天早上天一亮就到袁世凯面前请安,多年从不间断,深得袁世凯的欢心。这一天袁世凯问他:“我闻人子事亲,每晨必赴寝门问安。汝非我子,何必如此?”段芝贵赶忙回答:“父母生我,公栽培我,两两比较,恩谊相同,如蒙不弃,愿做义儿。”言罢跪倒在地,呼袁为父。袁世凯推辞不得,只好顺水推舟认他做了干儿子。从此,同僚们常常以“干殿下”来讽刺段芝贵。

  段芝贵从此青云直上,历任直隶军政司参谋处总办,天津南段警察局总办等职。1907年,载振、徐世昌受命出关考察,途经天津的时候,袁世凯交代段芝贵好好伺候招待。段芝贵特意安排了名伶杨翠喜的演出,结果当场载振就看上了杨翠喜。但载振身为朝廷命官,不能公开与杨翠喜的关系,段芝贵于是交代天津地绅王益孙出面,以“倒口袋”的方式将杨翠喜赎身赠与载振。段芝贵因此得到了载振的青睐,被破格起用,任命他署理黑龙江巡抚。段芝贵兴高采烈地赴职上路了,可还没到黑龙江就接到消息:杨翠喜一事败露,自己遭到了弹劾,奏折称:“段芝贵为皇班之子,李氏家奴,献妓取幸,众所不耻。命为封疆大吏,实属有违官箴。”

  段芝贵未能当上黑龙江巡抚,但在袁世凯的庇护下并没有影响他官运亨通,不久袁改命他任镶红旗蒙古都统。此后段芝贵对袁世凯更加忠心耿耿,在镇压“二次革命”时,他特别卖力,被袁世凯授予彰武上将军,领湖北都督衔。

  时间一晃到了1915年,推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筹安会”成立了。“筹安会”成立第二天,段芝贵“唯恐失此攀附之良机,背拂新皇之圣意”,便抢先而动,与袁乃宽等人秘密召开军警大会,讨论筹安事宜。段芝贵以主持人的身份大谈复辟的意义,众人均表示赞成后,他立刻拿出两本事先准备好的签名簿,自己率先在“赞成君主”签名簿上签了名。随后与会者依次签名“赞成君主”。段因此举有功,受到袁世凯的特别嘉奖。

  袁世凯公开表示称帝后,成立了登基大典筹备处,以袁乃宽为筹备处长,实际上是段芝贵、袁克定总揽一切。在讨论监造御宝时,段芝贵曾携江朝宗入宫向溥仪索取玉玺。后因玉玺上有满文,并且为清朝旧物,不适合新朝使用,因而未被采用。早在1914年12月23日,袁世凯以中华民国大总统身份前往天坛祭天,回来的路上,段芝贵就提议拥袁称帝。袁认为时机尚未成熟,段又献计:可以先举行内部登基仪式,再择吉日宴请外国使臣,正式举行登基大典。后来袁世凯终于下定决心称帝时,立即把布置登基仪式的重任交给段芝贵负责筹办。段芝贵精心挑选了农历十一月初六和初七这两个“吉日”,袁世凯特别满意。

  袁世凯称帝后,段芝贵被封为一等公爵,特任陆军上将镇安上将军督理东北三省军务。在被封的128名公、侯、伯、子、男各爵中,他的官位和爵位都是他人望尘莫及的。

  1920年直皖战争期间,段祺瑞任命段芝贵为“定国军”西路军总司令兼京师戒严司令。这天,听说有一营直军来投降,段不知有诈,信以为真。孰料夜间,降军竟突袭段的指挥部。段大惊失色慌不择路,逃跑的路上竟从指挥车中摔了下来,一时晕了过去。幸好被车站站长救下,并将他隐藏起来。第二天,枪声再起,随从人员才发觉段芝贵已经失踪,直到两天后才从一家农户的柴草堆中找到他。

  受此惊吓,段芝贵再也无心指挥军队作战,匆匆逃回了北京。皖系大败,段祺瑞自请免去本兼各职,避居天津,段芝贵、徐树铮等人都成了被通缉的对象。后来段芝贵也逃回天津,隐居起来,不久获得大赦,但他此时已经无心政坛。在天津闲居了几年后,未想56岁就抱病身亡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