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少卿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0月31日860

       靳少卿(1880-1953)天津人。英商新泰兴洋行买办靳翼卿之子。青年时在银号学徒。1918年任英商新泰兴银行职员,后升为经理。1934年两大合伙人沈、宁两家退出,靳少卿独自经营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结业。

 02

       靳少卿旧居位于唐山道54号,此楼东接新华路,南沿唐山道,西临河北路,北抵营口道。建筑面积1026平方米,原为靳少卿的私宅,后卖与曲姓资本家。该建筑砖木结构、二层楼房,外檐通体作方形水泥花饰,首层中央为门厅,立柱上托长方形阳台,水泥护栏。两侧均建坡顶角楼。二层门窗以壁柱相隔。顶层坡顶出檐,中部作虎眼,两侧开人字天窗。建筑对称,线条优美,风格典雅。

01

   二十世纪初,几乎所有在中国大陆上的外资洋行都以出口中国土特产品作为业务主项。但是如果说到中国西北的羊毛出口,则不得不提及新泰兴洋行。如今,在西北羊毛生产重地的甘肃、宁夏,他们的羊毛出口历史上总忘不了要提及一个与天津有关的商户,那就是“新泰兴”。据说当年,新泰兴派去的掌柜“只带了500两白银”就打开了千万两白银的羊毛市场。从宁星普到靳氏父子,新泰兴的几代买办都将羊毛看成黄金,这条“掘金”之路,靳少卿也守到了新泰兴的最后。

   新泰兴洋行创立于1876年,是天津开埠后早期来津的英国“皇家四大行”之一,以收购农副土特产品为主要业务,同时经营房地产。英国“皇家四大行”怡和、太古、仁记、新泰兴在进入中国的最初都曾参与军火交易和鸦片买卖,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大行逐渐把主要业务转向了正当行业,怡和、太古两大行在航运、食糖等方面独占鳌头,仁记和新泰兴则主要在土特产品的出口方面大发横财。

   甘肃、宁夏是我国出产羊毛产量最大、品质量优的地区之一。二十世纪初,中国西北的羊毛还不能畅销各地被充分利用。新泰兴洋行的买办最早发现了这种情况,立刻派人到甘肃去作进一步的摸底。由于人生地疏,尽管看到了巨大的利益,却对收羊毛的事儿无从下手。

   新泰兴派去西北的人眼看着羊毛干着急,就赶紧捎信回津请示。这时的宁星普已经七十多岁,新泰兴的主要工作由靳翼卿(靳少卿之父)主持。与宁星普商议后,靳翼卿决定就在当地找一个熟悉情况的商人做代理,开设“外庄”。陕西省大荔县有个皮毛加工商人名叫胡雨亭,经常去甘肃收购一批品质较好的皮毛运回大荔自家的加工厂硝制,然后再把硝好的熟皮运到天津贩卖。胡雨亭与新泰兴洋行素有往来,于是靳翼卿派到甘肃的人就去找胡雨亭,希望他来主持新泰兴在甘肃等地收买羊毛的代理。胡雨亭早就知道新泰兴的背景,所以双方一拍即合,即刻跟着新泰兴的人回到天津见宁星普和靳翼卿。

   靳翼卿心里面其实打的是另一个算盘,当时的新泰兴虽位列“皇家四大行”,但并不像怡和、太古那样资金雄厚,所以想要开拓西北市场,必须借助当地人胡雨亭设法联系西北资本比较雄厚的大商号。有了胡雨亭这个联络人,新泰兴向胡许以重利,但提出胡预先垫款收购羊毛,待羊毛运到天津出售后,才将本利一起付清。胡雨亭看重新泰兴许诺的丰厚利润,甘心拿出自己的积蓄代洋行收购羊毛。就这样,新泰兴以甘肃为中心的羊毛收购“外庄”就在胡雨亭的张罗下开业了,而靳翼卿交给胡雨亭的开办费只有区区500两银子。

   在甘肃开设了“外庄”之后,新泰兴洋行的招牌就开始在西北养羊的农户当中流行开来。新泰兴与西北各地知名商号签订合同,各商号垫款代收羊毛。各商号则派伙计到各家各户,签下“定货折”,折子上注明农户喂养羊的头数和秋季估计能剪下来的羊毛数量。一旦签下“定货折”,羊户就不得再把收获的羊毛出售给其他商贩。为笼络农户,商号规定农户凭折可以去商号赊购布匹、烟、酒等生活用品,如遇农户有喜庆丧事,还可以按照定货折上估计的羊毛收获量的30%预支货款。这种定货折极大刺激了农户养羊的积极性,也为新泰兴编织了一张稳固的羊毛供应网。

   每年羊毛收购的季节,各地羊毛纷纷运到新泰兴的收购“外庄”,经代理胡雨亭检查核对后开出收货票,各地收购的小商号再把成担的羊毛用骡车运到黄河岸边,装上牛皮筏水运到包头,再转载火车运到天津。新泰兴洋行收到西北羊毛之后,每担一两白银买进的羊毛,转手以每担24两白银的高价出售给美国慎昌洋行。慎昌洋行再用轮船运往本国进行纺织加工制造成品,获得更高额的利润。自1917年至1919年,两年左右的时间,新泰兴从收购甘肃羊毛的经营中,由500两银子的开办费,到有上万两白银的周转资金,获得了20倍以上的利润。

   这时候甘肃当地丰富的毛源还未被其他洋行关注,为争取时间扩大发展。新泰兴继续物色西北当地的大商人,把羊毛收购扩展到了宁夏。在宁夏设庄不久,又发现宁夏除了有丰富的羊毛资源,还有甘草、枸杞和滩羊皮等特产。新泰兴在收购羊皮之余,对这些特产也加大收购力度,大批运往京津一带高价出售。新泰兴通过收购羊毛赚了钱,就开始拉拢地方官员,巩固其在西北的市场话语权。新泰兴在西北的“外庄”通常都设有富丽堂皇的招待所,招待所内聘有上海、天津一带的中、西名厨,随时制备美酒佳肴。招待所中还有专供吸鸦片的吸烟室,并且雇用了许多歌女舞姬烧烟、陪酒。1923年,传说冯玉祥的军队将开赴甘肃。此时新泰兴的主要事宜均由靳氏父子负责,他们了解到冯玉祥的为人,生怕拉拢不成反遭损失,于是决定放弃洋行在甘肃所有的外庄和分理处,撤回到天津总行。青海镇守使马麒便抓着了这个发财的机会,接续了新泰兴在青海的经营。马麒把羊毛运到天津后,仍全部卖给新泰兴总行,新泰兴虽然在西北撤回了分理处,但业务确能如往常一样进行。

   转年冯玉样到达甘肃,任命孙连仲为青海省主席,接了原青海镇守使马麒的职务。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收购羊毛,却没想到冯对于西北各省的商人除令按率缴纳税款之外,对商人的经济活动一般不加干预。新泰兴的心腹买办胡雨亭、孙龙卿等很快就恢复了羊毛土产的收购,新泰兴的西北财源继续滚滚而来。

   靳翼卿去世后,靳少卿继任新泰兴经理,其间两大合伙人沈琢如、宁星普两家先后退出经营,新泰兴由靳少卿一人掌舵。新泰兴业务蒸蒸日上,除在西北羊毛、土产等传统业务上稳步进行,还逐步接触金融行业,涉足国外保险公司的财险、火险等业务代理。1937年,新泰兴大楼在解放路上新建落成,靳少卿踌躇满志,本想大干一场,把新泰兴推向更高的辉煌。可是大楼落成不久,“七七事变”爆发,天津沦陷,新泰兴勉强支持到1941年,不得不关门停业。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