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魁元、张浙洲旧居(天津名人故居)

2011年11月2日940

      李魁元(1868-1943)字少田,天津人,菜农出身。法租界华商公会董事长。 李魁元旧居位于原南京路110号 。张浙洲生卒不详,曾为天津旧法租界华商公会董事。与李魁元共同创办天祥市场。 张浙洲旧居位于长春道184号。李魁元和张浙洲,在天津,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也许很少有人知道,但说起天祥市场,一些老天津人会有印象。曾经,那里繁华一时,为近代天津商业中的佼佼者,而李魁元和张浙洲就是天祥市场的创办者。此外,他们都是法租界的华商公会董事,还一起投资过惠中饭店等。但可惜,了解两人的知情者已无处寻觅,相关史料也鲜有记载。更重要的是,李魁元位于南京路上的旧宅已经拆除,只有张浙洲在长春道184号的房子保留了下来,所以,我们只能以目前仅能找到的一点资料,来描述天祥市场当日的繁华。  

长春道184号张浙洲旧居

长春道184号张浙洲旧居 01

原南京路李魁元旧居大致在今伊势丹商场的位置

原南京路李魁元旧居大致在今伊势丹商场的位置

  20世纪20年代初,法国租界梨栈一带的商业日趋繁荣,李魁元与郝墨林、张浙洲合资,在天津法租界开设天祥叫卖行,地点在今劝业新厦长春道一面。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天津的殷实富户纷纷迁往租界,各系军阀、政客与各地地主也多来津住进各国租界。这些商店和阔佬给租界带来了难得的“繁荣”。李魁元与郝墨林、张浙洲三人见有发财的机会,决计合资在天祥叫卖行的空地上建筑三层大楼,开设了天津租界里第一个大商场,命名天祥市场。

  天祥市场在动工时,李魁元大搞预租,提前收入场费,以租赁的位置好坏和面积的大小分为每月租金三百元、五百元、一千元、两千元四种。至于经营何种生意,李魁元一般不过问。入场费一次交三个月租金。法租界二十一号路(俗称梨栈大街,今和平路)正面门脸入场费每月三千元,被德华馨鞋店、泰隆绸缎店、达仁堂药店等租得。后门法租界二十五号路(今辽宁路)的门脸入场费每月一千元,被文利鲜货铺、天瑞居饭馆等租得。场内摊贩每户入场费三百元至五百元。全场共租出三百多户。天祥市场在未建成以前,已向租客无息掠得一笔巨款,这些租客实际形成了天祥市场的股东。

  在天祥市场建成不久,又有天津盐商赵一琴、毕俊卿等,在天祥的对面,选中了属于浙江兴业银行的一块地皮兴建泰康商场,1927年正式开业。1928年12月,在天祥市场一侧,实业家高星桥、载振、魏信臣等投资建成了楼高场阔的劝业商场。天祥市场与劝业商场相邻,只隔一道四五米宽的防火墙,但规模较小的天祥市场,不是劝业商场的对手。劝业较天祥高四层,场内客商比天祥多二百多户;行业五花八门,品种千奇百怪,天祥望尘莫及。天津和外地游客到法租界二十一号路,都是先进劝业商场,后去天祥。但是,天祥市场也有劝业商场不能比拟的优势。天祥三面临街,在辽宁路上还有一个后门。

  天祥市场建成后,不但带来了天津商业的繁荣,还为图书市场提供了扩展的空间。那时候,天祥市场、泰康商场、劝业商场三大商场皆以出租铺户或摊位的方式招商进驻,主要是日用百货、金银首饰、古玩玉器等行业,图书业也紧随其后,并集中开设于天祥市场,不下三四十户,几乎占据了商场的二、三楼。各书店基本上是个体经营,自东自伙,顶多雇上一两个徒工,有几家略具规模的书店雇有店员,也不过三四人。小门小户,管理单纯,开销不大,经营起来比较灵活。

  各书店的业务范围不一,经营古旧书包括碑帖、字画的约占半数以上,从业者阅历丰富,懂得版本,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获利不菲。如永和书局张璞臣按废纸价格收购一批旧书,竟从中拣出《永乐大典》两册,以高价售与著名学者顾颉刚。书店主人经常与古籍收藏家打交道,能投其所好,如徐世章、谢国祯、陈邦怀、金钺、周叔弢等收藏名家经常光顾天祥市场书肆。

  经营新版图书的有十多家,又可分为两种类型:以销售新书为主或以收购旧书为主。经销新书的如联华书局、华东书局、大庆书局、美丽书局,大多从上海直接进货,以畅销的现代文学与社科理论书籍为主。经营旧书的如瑞记书局、存仁书局、耕余书局、艺文书局,除在现场零星收购旧书外,主要深入住户或旧物市场以低廉价格成批地买进旧书,经过分类整理上架销售。由于旧书包罗万象,淘书人往往遇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惊喜。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日本侵华期间,天祥市场书肆依然向青年提供含有革命思想的进步书籍,如《大众哲学》《西行漫记》,鲁迅、巴金、茅盾、郭沫若、曹禺、老舍等作家的文学作品,以及前苏联文学如高尔基的《母亲》、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等。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天祥市场书肆继续闪烁着革命的火花,人们可以从这里买到马、恩、列、斯与毛泽东的著作,以及解放区作家的文学作品,进步青年从这里看到了革命胜利的曙光。国民党特务岂能放过,经常前来窥测与骚扰,甚至逮捕了英华书店经理范英臣。区区几家书摊,竟扰得国民党统治者惶恐不安。

  天祥市场书肆是图书流通的特殊角落,具有特定的时代特征。当年,读书人无论思想观念新或旧,无不以逛天津书摊为一大乐趣。劝业商场的高星桥及其子高渤海,还故意与天祥的李魁元等大搞戏剧性的竞争。天祥市场只有一个“天”,游艺场所只有小广寒和大观园。早年,著名演员刘宝全、金万昌、小蘑菇、小彩舞、荣剑尘、白云鹏、花五宝等都在大观园里演出过,深受观众的欢迎,张学铭、 马占山等是大观园的常客。劝业商场却有目的地搞了八个“天”与天祥竞争,这八个“天”是天华景戏院、天乐戏院、天宫电影院、天露茶社、天纬台球社、天纬地球社、天会轩剧场,外加一个天外天露天剧场。高家的“天下”一大片,李家只有“天”一角。竞争的结果,劝业商场当然获胜,那里的游客如过江之鲫,川流不息,各个游艺场所锣鼓喧天;天祥则日益冷清,游客稀稀落落。

  李魁元经营的天祥市场也颇有特色,其二楼毗邻相连着百多家旧书摊,每一个小书铺占地的位置不大,两侧突出的两排大书架,划定了一家家门脸的范围,迎面又有几排书架,中间是一个大方书案,这堪称是昔日天津的一大景观。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