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章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1月2日1110

      刘建章(1910-2008)河北景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革命工作,同年成为中共党员。历任珲春县县委书记,景县县委书记,北平市委市民工作委员会书记,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第九军区政治部主任,华北人民抗日自卫委员会冀南特派员,冀南武邑县县长,冀南五专署专员、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冀南行署副主任,冀中行署副主任,石家庄铁路局局长,华北交通部副部长,华北军运司令员,北平市军管会交通部部长,天津铁路局副局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刘建章曾任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顾问,中华体育总会副主席,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主席。

03

铁道部原部长刘建章与老伴陈莲玉在家中一起翻阅自己亲手制作的青藏铁路建设剪报

铁道部原部长刘建章与老伴陈莲玉在家中一起翻阅自己亲手制作的青藏铁路建设剪报 

      刘建章旧居位于中山路北侧三马路114号,始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院内主楼为二层带地下室的中西合璧式建筑。砖石结构,过梁均为石材,部分外檐为混凝土花饰。顶部欧式风格较浓,设有凉台。楼内基本保存原貌。

堆满杂物的小院

堆满杂物的小院已难觅当年的模样

高大厚重的院门独特而醒目

高大厚重的院门独特而醒目

刘建章先生的书法作品

书法

      2007年,河北区文史研究人员经访查,确认中山路北侧三马路114号那栋中西合璧的建筑为原铁道部部长刘建章的旧居。新中国成立初期,刘建章任天津铁路管理局副局长期间,曾在这里居住过。2008年2月14日,刘建章逝世,他走得安详而又宁静。他没有因为自己的离去而麻烦子女和亲人,也没有惊扰众多惦念着他的战友和同事,更没有因为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他静静地、从容而安详地走了。他的告别仪式的视频后来被网友称为最简单的告别仪式。正如他自己所讲的“生命应该是呼喊而来,悄然而去”。刘建章在天津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从他的子女和一些晚辈所写的回忆文章中,我们仍能体味到这位为铁路奋斗一生的老革命家的光辉一生。

  1920年,刘建章离开家乡到北京香山慈幼院念书,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火车。看着火车那巨大的车轮他被深深地震撼了,对火车的好奇从这一刻开始愈发浓烈起来。也许正是当初第一次的这个好奇和震撼才让他把自己以后大半生的时间都奉献给了中国的铁路事业,成为管理共和国所有火车和铁路的铁道部部长。1947年,随着解放战争的全面推进,大中城市陆续得到解放,战线不断拉长,铁路运输问题越来越突出了。石家庄解放后,刘建章被委派担任晋察冀边区铁路管理局局长。这个在第一次坐火车时就充满巨大好奇的年轻人,从此便和中国的铁路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刘建章的子女曾撰文回忆,1947年,为了支援革命战争,架起“太行山——淮海大陆桥”把前线急需物资从太行山根据地运出去,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刘建章带领大家修筑铁路,依靠铁路专家分段攻关,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在大决战前贯通了这条南线千里的“栈道”。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称之为“中国历史上的一奇”。

  “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他的儿女们还记得他曾说过的这句话。淮海和平津战役胜利后,刘建章带领铁路大军先后抢通了津浦北段、石德、石太、平绥、京包等路段,支援了解放军向西南、西北、华南、东南进军,沟通了全国铁路大动脉。1949年3月,刘建章接受了一项光荣的使命,那就是迎接毛主席和党中央从西柏坡进入北京。他亲自负责专列编组、线路保护、人员配备等,保证主席进京专列的绝对安全。刘建章曾回忆说:“能够开出专列去迎接毛主席进京,是自己和平津铁路局全体职工的光荣。经过30年的浴血奋战,终于迎来了这趟专列。”这一天,刘建章参与了指挥和迎接毛主席进入北平的仪式,毛主席握着他的手说,“你们辛苦了!”

  新中国成立后,刘建章继续为中国的铁路事业工作。他的子女回忆:从记事的时候起,父亲办公室里就挂着那张大大的全国铁路地图,几十年来,随着铁路线不断增加,那张铁路地图也在不断地更新。他常指着挂在墙上的《全国铁路线路示意图》说:“我国铁路还是太少了。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只有7.5万公里的铁路。平均到每个人,不到一根烟的长度,铁路必须大发展。”

  刘建章去世后,一些与他没有血缘的后辈纷纷撰文纪念这位前辈,他们中有的是刘建章好友的子女,有的是他的部下,还有的与他只有过一面之缘。人们在对刘建章的追忆中,除了对他于事业执著的敬佩外,还有他与妻子与朋友之间深深的情谊。或许,从这些小事中,我们可以领略一位老革命者真正的人格魅力。

  刘建章与夫人刘淑清的爱情被认为是传奇。1932年,刘建章与刘淑清在河北老家结婚,在丈夫的影响教育下刘淑清投身革命。为帮助时任县委书记的刘建章筹集党的经费,刘淑清无怨无悔地把自己的嫁妆运到县城变卖60块大洋,协助刘建章办起一所四年制小学作为党的秘密基地,发展壮大河北景县的革命队伍。

  抗日战争时期,刘建章遭遇日寇伏击,被重机枪击中胸部中弹落马,拼死突围后伤势垂危奄奄一息,刘淑清闻讯立即赶来照看。日寇获得情报后将隐蔽的村子包围,当时正值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群众急中生智,将刘淑清装扮成孕妇躺在屋里,把刘建章放在担架上身盖白布单装成传染病病危患者抬到院外雪地里。对日寇说这是晚期肺痨病人,抢救无效扔在雪地里等待家人来收尸,在群众的掩护下刘建章刘淑清逃过生死之劫。

  俗话说“贵易交,富易妻”,但刘建章无论婚姻还是友情都坚守了一辈子。他的一些好友的后代回忆:刘建章到北京工作后,每逢周末,都有一些卖菜的、修鞋的、蹬三轮车的、工厂的、农村的朋友登门看望。每逢客至,刘建章必倾囊置办美酒佳肴盛情款待,吃饭时这些布衣朋友必居上位,与刘建章一家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谈天说地其乐融融。这些人是战争年代,刘建章在东北、华北等地开展地下工作时结交的朋友,他们曾掩护帮助过刘建章,都是宁肯砍头也不变心的朋友,和刘建章可谓生死之交。“文革”期间,刘建章遭受牢狱之灾,这些布衣朋友往来依旧,力所能及地帮助刘建章一家。刘建章担任铁道部长后,仍与他们不离不弃相交终生。

  离开工作岗位后的刘建章虽不再是铁道部部长,但却又有了一个著名的社会身份——老年人体育协会的主席。他看到大多数离开工作岗位之后的退休老干部晚年生活单调贫乏并不快乐,他萌生了一个念头,建立一个专为老年人业余生活服务的组织,在征求了原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的意见之后,刘建章倡议筹建的老年人体育协会经国务院批准正式成立了。谈起养生之道,刘建章生前曾深有感触。他说:“人到老年,精神乐观十分重要。我赞成‘生命由天赋,寿命靠人为,旷达得高寿,乐天双耄期’。一个人只有胸怀开阔才能长寿。何谓开阔,即‘大其心能容天下之事,虚其心能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能评天下之事,定其心能应天下之变’。如果有了这种气概,就不会有烦恼。”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