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炎卿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1月2日840

      梁炎卿( 1852 — 1938 )名国照,字怡轩,又字彦青,生于广东南海县佛山。 清末民初英商怡和洋行天津分公司买办、英商高林洋行买办。与泰来洋行的王铭槐、太古洋行的郑翼之和汇丰银行的吴调卿,合称为清末天津四大买办。18 岁到香港皇仁学院读书,学习商业知识和英语。 20 岁到上海怡和洋行当练习生,颇得英商器重。清同治十三年 (1874) 年调到英商怡和洋行天津分公司任大写(即高级职员),清光绪十六年 (1890) 年,梁炎卿任怡和洋行正买办,从事航运、工业、码头仓储、金融、保险、股票、房地产、进出口贸易等业务。其一家住在英租界(今新华路、营口道口)一幢花园式的住宅中,拥有财产约 2000 万元,高踞天津所有买办之首,堪称“广帮首富”。

04

      梁炎卿旧居位于新华路201号,建于1903年,正门在唐山道,坐北朝南,正门带门洞,有两扇棕红色的大门,还有个小门,门洞里右侧是门房,左侧是平房。一进门是个大花园,有东、西两座楼,西楼是先盖的,为南北向二层砖木结构方形楼,1968年拆除;东楼是后盖的,为东西向二层砖木结构长方形楼,此楼现存。建楼所用的墙砖是庚子战后八国联军强令拆毁的天津城墙老砖。 

03

现在高高耸立的大楼

01 02  

  1910年庚子之变后,占领天津城的联军成立都统衙门,宣布拆毁天津旧城城墙。当时的天津市民,无论是出于对皇权的迷信崇拜,还是对侵略者刻骨的愤恨,一腔仇怨全撒在了负责拆城墙的工头曹剑秋身上。曹被天津市民唾骂了很多年,后来与他一起被骂的又多了两个人,就是“假洋鬼子”——在洋行里面当买办的梁炎卿和郑翼之。这几个人,敢用“皇上家的砖瓦”盖自己家住宅,在那样的岁月里不仅 “大逆不道”,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梁炎卿一生行事低调,视财如命。他的小女儿梁佩瑜回忆其“一生不赌博,不奢洋,杜绝烟酒,不备车马,终生过着清简的生活”,而“发财要从小处俭省”似乎是其一生聚财的座右铭。梁炎卿拥有巨富,却一生没有做过一件自己的生意。他虽然在洋行里面做事,但思想深处却极为保守,他让子女接受西式教育,讲求平等,但他自己却一生重男轻女,骨子里从未有过真正的“平等”。梁炎卿在天津买办阶层中始终占据着首席位置,归根结底在于他常年服务于洋人的过程中,始终俯首听命。他个人不做生意,不出风头,不拉拢同乡,不参加公共事业;一生悭吝积蓄金钱,此外毫无特长。但从外国洋行经理的立场来看,梁炎卿的“毫无特长”反而成了他最大的特长,具备了一个最合乎想象的买办的品质。

  二十岁,梁炎卿中学毕业后到上海怡和洋行当实习生,不久升为写字,月工资白银三两。梁炎卿从年轻的时候就很注重节俭,存下钱来寄给父母。1874年,梁炎卿被调到刚刚开办不久的天津怡和洋行当大写。当时的天津怡和洋行主要都是广东人,正买办是唐杰臣、副买办蔡子英,两位大写梁炎卿和黄云溪。1880年,唐杰臣转任其他工作,蔡子英、梁炎卿依次递补了正副买办之职,直到十年之后,蔡子英病故,梁炎卿才当上正买办。这时候,梁炎卿已经38岁,进入洋行工作了将近20年,无论是资历和经验都足够丰富了。

  梁炎卿正式成为怡和洋行轮船部买办,负责印度和中国沿海航运,航行的口岸自印度加尔各答起,包括新加坡及中国香港、广州、梧州、汕头、厦门、福州、上海、青岛、烟台、威海卫、天津,中国全部海岸线几乎都圈在里面。梁炎卿管理这些航线的经营、揽载、货物上下存送等。梁炎卿替怡和洋行船只揽载所得的佣金,是他的正规收入,而经办进口、出口船只的时候,除洋行给他佣金外,客户方另有佣金。除此之外,更多的收入来自于“外快”。

  怡和洋行成立进口部和出口部之后,增加了敛财的途径。特别是与洋行英国经理联手倒买倒卖,更是大发战争财。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怡和洋行从华北地区收购了大量战略物资,猪鬃、羊毛、棉花、大豆等运往英国。陈祝龄在收购过程中,出口部的经理英国人毕德斯将国外供需情况、行情趋势暗中指示给梁炎卿和陈祝龄,让他们能够把货买到自己手中囤积,等国外急需各洋行高价收购时,再按照市价卖出,从中赚取超值利润。梁炎卿指使陈祝龄利用出口便利,在对内收购时把价格压到最低,对外出口时把价格谈到最高,低买高卖才是他们真正的财富来源。而在这个过程中,梁炎卿并没有事必躬亲,但在获得利益的时候,却是陈拿少数,梁拿多数。

  梁炎卿对待金钱的态度可以用“保守吝啬”四个字来形容。他平时很少出钱帮助亲友同乡,在对财产的处理方面,事必躬亲,从不假手旁人。梁炎卿笃信“有钱莫令人知”,即使自己的妻女,对于他的财产也不可知。梁炎卿不信任女人,他说:“女人,任何女人都不可靠。”这句话,他甚至拿来向女婿们宣传,引以为戒。梁炎卿认为“力不到不为财”,即投资应该限于自己的耳目所及,不能跃出范围,委托旁人。所以他所购买的股票主要集中在他所熟悉的企业,由于他笃信英国人,所以股票投资主要是英国企业,如大沽驳船公司、利顺德饭店、先农公司等。除了股票,梁炎卿还投资房产。他在天津市区的不动产有:唐山道安定里和自住的花园楼房;建设路福安里;营口道宝华里;山西路耀华里及河北宝兴公司各里巷等。耀华里是梁炎卿在天津出租的最大一片房产,占地三十亩,共有楼房八十九幢,是梁炎卿和陈祝龄共同所有的。后陈祝龄因绑架被杀,其耀华里产权卖给了先农公司。如今,耀华里区域已经拆迁,不复存在。

  梁炎卿的长子梁赉奎曾投资农场,但却赔了钱。于是梁炎卿觉得自家子女还是在买办阶层的范围内找出路更为稳妥。在对子女的教育上,他要求他们精通英语,谙熟西洋人的生活方式、交际礼仪和商业往来习惯等。生活方面,梁炎卿坚决不允许子女沾染任何旧社会的恶习,但却放任他们流入欧美式的奢华生活。梁氏子弟日常衣食起居一律欧化,享受着欧洲进口生活品。他们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养成了纯英国化的生活习惯,社交礼仪上追求英国的“绅士风度”。梁氏子女的娱乐方式也是英式的,他们打网球、骑马,多次参加国内外比赛,成为知名的业余运动员。

  梁炎卿一生中最为看重两个人,一个是多年搭档陈祝龄,另一个就是他的长子梁赉奎。陈祝龄在怡和洋行充当梁的副手,两人搭档配合,赚了大钱。但陈祝龄比梁炎卿爱交际,招致匪徒绑架,被撕票谋杀。梁炎卿悲痛万分,也因此受到惊吓,躲在公馆里面深居简出,洋行的事务主要都交给长子梁赉奎来打理。梁炎卿的长子梁赉奎早年赴美读书,回国后梁炎卿想让他在仕途上发展,于是大力结交唐绍仪。1908年,唐绍仪发起捐资兴建广东会馆,梁炎卿为讨好唐绍仪立即捐出白银六千两。这是梁炎卿生平最大的一次捐款,此后在唐绍仪的提携下,梁赉奎当上了农林部次长。梁赉奎在官场并不得意,后来通过袁世凯的医官王仲勤,在王的家乡河南卫辉买了很多土地,建立起大农场。但这个农场因受兵匪的扰害,经营困难,梁赉奎经营失败败兴而回,还是回到怡和洋行帮梁炎卿做事。不幸的是,陈祝龄被绑架后不久,梁赉奎也被同一伙绑匪绑架撕票,梁炎卿痛失长子。梁赉奎被绑匪杀害后,怡和洋行事务由梁炎卿的次子梁联奎继任。梁赉奎、梁联奎兄弟文化水平都很高,但他们二人得到外国人的重视,都远不及梁炎卿。后来怡和洋行看上了梁炎卿的另外一个儿子梁文奎,他老实本分的个性像极了他的父亲。梁文奎出任怡和洋行船头部部分经理职务,一直工作到1952年。梁氏父子两代,各人工作年限相加起来,竟有110年之久。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