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锡麟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1月4日900

       天津名人苏锡麟(1880-1972)字玉书,直隶省(今天津市)宁河县人。1894年投聂士成部下,先在骑科当学兵,并习旗语、灯语等,不久任马队教练。1901年初划归山西巡抚岑春煊节制,1903年调回直隶,由袁世凯差遣。袁将其改编为直隶淮军先锋队,交张勋统带,从此苏成为张勋的下属,并受到张勋的赏识。1911年夏张勋任江南提督,苏锡麟任骑兵营管带,驻南京守护粮台。1913年8月袁世凯封张勋为定武上将军、安徽都督兼长江巡阅使,所部称定武军,苏锡麟为统领之一。苏锡麟于1927年脱离军旅。1928年“皇姑屯事件”后不久到天津租界寓居,在张学良帮助下,经营裕蓟盐业公司。 他曾经在聂士成的“武卫前军”中当骑兵教练。

0304   

      苏锡麟故居位于常德道72号,三层砖混结构连体公寓,外观简单,分为两户。在河北区的一份文史资料上,介绍了苏锡麟曾经在意租界有一处住所,另外提及苏后来移居英租界科伦坡道,今常德道72号的小楼里。

01 02

      苏锡麟父母去世较早,从小跟随祖父成长。少年时代,他曾在丰台粮店学徒,但掌柜对他不好,于是一气之下跑回了家。他的祖父此时正好在芦台一位提督杨玉书家中做私塾先生。一天,杨提督问苏锡麟愿不愿意去当兵,苏说愿意。苏的祖父见势便顺水推舟,想让苏锡麟到杨提督门下投军,没想到十三四岁的苏锡麟却有自己的打算。苏锡麟想当兵,但是不想去清兵的旧军,他想去新式操练、新式装备、新式管理的新军。1894年,通过姑父许怀壁的引荐,天津名人苏锡麟在驻开平的新军统领夏马海部下骑兵营前哨入伍。入伍不久,苏锡麟因为年少聪明被选入骑兵随营学堂学骑兵的旗语、灯语。虽是随营学堂,但教授的知识非常全面,还有外文课,先学英语后学俄语。苏锡麟可能是“大舌头”,对于外文发音的那些卷舌音读不出来,学不了外语,于是就把他分配到队上去任骑兵教练。当时的新军共分五军,即武卫前军、后军、左军、右军、中军,而苏锡麟入伍的部队恰好是聂士成总统领的武卫前军。

      1900年,干支纪年“庚子”,八国联军在天津开战,聂士成率领武卫前军担任作战任务,名人故居苏锡麟随骑兵驻扎在西头武库(北洋大学旧址)。按照苏锡麟的回忆,清军与八国联军的首战是有利的,联军方面援军未到,已经挂了白旗要求停战。聂士成召集全军讲话,认为机不可失不能再打了,应该通过外交调停使百姓免受战火之苦,一旦等到联军的援军赶到,形势可能会发生逆转。但总督荣禄并没有停战,联军的援军到了之后,大沽炮台失守,清军大势已去。聂士成抱定以身殉国的决心,换上紫纱袍,黄马褂,冠带整齐,骑马亲赴前线督战。当时在八里台与清军对抗的是德国兵,前方指挥名叫库恩。库恩曾在武卫前军当过骑兵教练,认识聂士成。因为聂士成当天穿戴非常隆重,在战场上特别容易辨识,于是库恩指挥士兵集中火力打他。聂士成殉国后,天津战事也宣告结束。

      转眼七年过去了,27岁的苏锡麟已经在张勋的定武军中当上了一名统领,带着三个营的兵力驻扎在徐州以外的灌云、连水一带。这一天,他忽然接到命令,让他带着队伍回徐州随张勋进京。临行的前一天,苏锡麟住在定武军总司令官张文生的寓所,张文生向他透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张文生无意中听到各省督军代表偷偷商量,说张勋“是复辟的脑子,别的也听不进去,咱们就赞成他复辟,等他复辟时咱再想别的法子”。张文生认为各省督军并不是真心赞成张勋搞复辟,而是利用他推翻黎元洪。张文生叮嘱苏锡麟到天津后,一定要通过张勋夫人曹氏做工作,提醒张勋此次北上“什么都可以办,只有保皇上复位这件事办不得”。曹夫人常住天津,苏锡麟住到张公馆当天,就找机会将张文生的意思转达给了她,但张勋固执己见,并没有听进曹夫人的话。1917年,6月底的一天,苏锡麟忽然接到命令,第二天一早要悬挂龙旗。天津名人故居,苏锡麟连忙赶到张勋在南河沿的公馆,对张勋说:“大帅!在徐州出发前,张文生要我向大帅说,复辟这件事办不得,这是个骗局。他们大家签字赞成复辟,那是假的,请大帅千万不要受骗。再说,要把国家大权交还给皇上,那是总统和国务总理的事,咱们办不了。请大帅千万别管这件事”。此时的张勋虽然也感到自己受骗,但还想拼一拼。他说:“大家公推我出来,况且事情已经弄到现在,不办亦不行了。再说,我亦愿意办,就是他们骗了我,使我为这件事死了亦甘心情愿。咱不能说了不算,咱们要干就干到底。” 第二天一早,大街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龙旗,有的破旧不堪,有的用黄布画着蓝龙,有的是用黄纸木版印刷;长方形的,三角形的,形状不一。这些龙旗飘扬在街头,虽静而乱,莫名让人觉得心里惶惶的。 张勋被接走后,苏接受停火要求,将部队集结在警察总监署内等候收编。13日,苏锡麟到荷兰使馆看望张勋,并请示残余部队如何处理。张让苏看着办。苏回来后先让部队剪掉辫子,整理后部分遣回原籍,部分送归徐州。

      经张勋推荐,苏锡麟投奔张作霖,成为奉系的一员干将。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失败后,张作霖以旅为单位整编辽吉黑军队,苏锡麟任东三省陆军骑兵第三旅旅长,驻防奉天。1925年冬,苏锡麟任蓟榆镇守使,驻扎山海关。1926年初,任第十军军长,与直鲁联军一起攻入天津。1927年,苏脱离军旅,在张学良帮助下,经营裕蓟盐业公司。1924年,在张学良的帮助下,苏锡麟获准承办河北省渤海边永平所属卢龙、滦县等七县的盐务,组织成立裕蓟盐业公司,在天津设办事机构。苏锡麟的这家公司办理报盐、纳税手续,并按盐包收取手续费;在各县城及主要乡镇设立一百多个盐店。1927年,为扩大经营,组成了全面经营的盐业公司,鲍贵卿任董事长,苏锡麟为总经理,并在唐山、滦县、昌黎、秦皇岛设四个盐厂,负责办理发往县盐店盐包的收发、保管等事宜。此外在汉沽还设置筑运所,负责为所属盐场联系装盐打包、托运分发等事务。1928年裕蓟盐业公司曾因军阀侵扰而一度停业,一年后恢复正常营运。从1929年至1940年的十余年是该公司的鼎盛时期,由于市场垄断,专卖专销,利润可观。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开放行岸专卖制,实行自由营运,裕蓟盐务公司业务逐渐萎缩。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