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湘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1月4日870

      天津名人沈湘(1921-1993)中国男高音歌唱家,天津市人,自幼喜好歌唱,上世纪四十年代同时考入圣约翰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和国立音乐学院声乐系,多次开个人演唱会,当时被誉为“中国的卡鲁索”。半生从事音乐教育工作,桃李天下,名家辈出。

04

      沈湘故居位于河北路86号,河北路86号有近百年历史,属于西式洋楼住宅,由主楼和配楼组成,主体为三层的砖木混合结构,房屋面积大约700多平方米。

03 01 02  

  1897年,著名的音乐家普契尼在为一部音乐作品面试演员时,在听了一个男演员的歌声后,他惊讶地问道:“是不是上帝派你来的?”这个人就是卡鲁索,后来的世界歌王,第一个将歌唱节目录制成唱片的音乐家。1921年,天津名人沈湘出生在天津。他的父亲是一个外科医生,名为沈鸿翔,早年曾在清廷开设的北洋医学堂读书,是近代中国的第一批医学人才,后来还成为极少数留学法国的学生,并在天津成为一代名医,至今在《天津通志·卫生志》中还能找到他的名字。沈湘教授的学生、著名声乐教育家邹本初先生曾撰文披露过沈湘早年的一些经历:由于曾经留过学,所以沈鸿翔对西方文化特别是音乐情有独钟,家中存有很多西方古典音乐唱片。从小耳濡目染的沈湘,在童年第一次得到零花钱的时候,就跑去买了一张唱片,演唱者正是卡鲁索!从此,他就与一代歌王结下了不解之缘,开始模仿后者练习唱歌。邹本初讲过这么一件事,沈湘在读中学期间,曾参加过市内的歌唱比赛,由于怯场,第一次不但唱跑了调儿,还忘了词儿,但他不曾放弃,苦练基本功,在两年后的同一个赛事中以优美的男高音震惊评委。本来那是一个由基督教女青年会组织的比赛,似乎将头名颁发给女性为宜,但评委经讨论决定,将第一名给了沈湘——这是他在歌唱生涯中第一个值得铭记的成绩。但沈湘未来发展的道路,并未立即走上音乐之旅,而是出现了一点小变故。1940年,他考入了燕京大学,读的却是英国语言文学系。后来因为日本人侵略的缘故,沈湘选择南下,转入上海圣约翰大学,仍读英文。不过命运之神不愿放弃这样一个有音乐天赋的人——1941年,沈湘同时考入了上海国立音乐学院,学习声乐。

  他先是师从俄罗斯籍老师苏石林。苏石林在中国教授音乐多年,对中国声乐的发展有过不小的影响。他给沈湘的定位是男中音,而沈湘认为自己更适合唱男高音。后来,沈湘转入另一位老师门下继续学习。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先生,是沈湘在上海国立音乐学院的同学。天津名人故居他曾回忆说:“我们俩都是黄宗江的朋友,所以常在黄宗江家里见面。当时沈湘是学校里非常出色的声乐学生,因为他不仅声音好,而且音乐艺术修养深厚,音乐知识广博。除了声乐作品外,他对器乐、室内乐、交响乐也很了解熟悉。这使他的歌唱更富有艺术魅力。”在沈湘学习声乐的道路上,卡鲁索的影子再次出现——邹本初说,当年上海有一位著名的外籍音乐教师、意大利人帕契,他曾为卡鲁索弹过钢琴伴奏。在课上,帕契将意大利美声学派的重要方法教给了沈湘,为他的歌唱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对于沈湘来说,1944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当时,上海处于汪伪政权控制之下,学校组织了一台为汪伪政府捐献飞机的音乐会,要求沈湘做独唱表演。富有爱国心的沈湘当然选择了严词拒绝。不幸的是,校方竟然为此做出了开除沈湘的决定!而也就是在同一年,在上海兰心大戏院,沈湘举办了他的独唱音乐会。兰心大戏院初建于清代同治年间,是上海负有盛名的演出场所。抗战胜利后,梅兰芳复出的首场演出,就在那里举行。能在该地演出,也说明了沈湘的影响力。李德伦是那次演出的参与者,他回忆说:“他那优美的音色及深刻的艺术表现使观众为之倾倒,报界评论他是‘优秀的男高音歌唱家,中国的卡鲁索’。”是的,就在那一次,沈湘和他年少时的偶像靠得如此之近。1947年,沈湘应邀到北平师范大学音乐系任教,开始了他长达数十年的音乐教育生涯。早年曾有媒体披露,在平津解放前夕,曾有国外的人士劝说沈湘出国,但被他拒绝了。沈湘对新生活的向往溢于言表。在1948年和李德伦重逢后,他就经常将自己班上的好学生推荐给李所在的文工团,为即将到来的新中国的音乐事业提供着支持。新中国成立后,沈湘一度作为知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参与了很多重要演出,以《黄河颂》的表演最为人称道,连周总理在听过他的演唱后都赞赏有加。

  然而好景不长,曾经历过特殊政治环境的人都会明白,当年的沈湘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波折。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他就渐渐消失于舞台上。接二连三的运动,总是让他不能在艺术领域施展拳脚,只能在狭小的缝隙中为钟爱的音乐事业付出着。天津名人故居沈湘曾同李德伦说过:“不让我上台演唱,我还可以教书,如果有一天书也教不成了,我就去做嗓音医生,给别人治嗓子。”看似达观的言语之中,颇多辛酸与无奈。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沈湘才能不受环境的羁绊,重新在音乐中施展自己的才华。然而那时,他的身体又出现了病症,严重的冠心病,甚至让他的心脏一度到了“停工”的地步。但在一股不知哪里来的劲头支撑下,沈湘在音乐教育事业上又干出了一番天地。1984年,他的学生梁宁在国际声乐比赛中获得女子组第一名,花腔女高音迪里拜尔获女子组第二名;翌年,男低音学生刘跃获第二届英国卡狄夫世界歌唱家比赛第二名。随后几年里,他的学生范竞马、程达等人,分别以男高音、男中音先后在国际比赛中获奖。一位老师,将男女高低声部的不同学生教出如此水平,这种情形极为少见,令国际声乐界都震惊不已。沈湘在国际上出名了。邹本初说,连帕瓦罗蒂都对沈湘教授表示由衷的钦佩,老帕曾对梁宁说:“你的老师沈湘教授是伟大的人,我很爱他。”从1987年开始,连续几年时间,芬兰方面都邀请他前去开设大师班,为世界上的歌唱演员们授课,其中不乏一些已经成名的角色。后来,英国与芬兰方面还为此联合拍摄了关于沈湘的纪录片。金铁林、程志、殷秀梅、关牧村……很多歌唱界的大腕,都出于沈湘门下。这位早年成名,中年一度无奈蹉跎的大师,终于在晚年之时,在他的音乐之树上收获了茂盛的果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