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桐萱故居(天津名人故居系列)

2011年11月5日930

       孙桐萱(1895—1978年)河北交河人。早年在冯玉祥部队第十六混成旅当学兵。1925年升任团长。1926年国民军五原誓师后,历任十五师、二十师师长、十二军军长。抗战时期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率部参加台儿庄战役。曾在河南创办桐萱中学,在天津投资东亚毛呢公司等实业。1943年,被蒋介石以“通敌有据”的罪名下令予以扣押,但未能定罪。1946年退出军界前往北平,1978年病逝。

05

       孙桐萱故居位于重庆道68号,该楼建于1931年,建筑面积733平方米,为独具特色的3层砖混结构楼房,现代风格,平面呈不规则结构,右侧为半圆形,门窗均有雨厦。内装修豪华,居住舒适。院落宽阔,遍植花草。现已经过大修改造,为办公用房。

03 07 

看起来很简洁的房子

04 02 OLYMPUS DIGITAL CAMERA          

  1938年1月3日,寒冬的夜晚,漆黑的曲阜城因日寇临近的威胁而更显冷清。两辆车满载全副武装的军人,在寂静的孔府门前停下了。时任国民党第十二军军长兼第二十师师长的孙桐萱手执蒋介石的手令,带兵径直进入孔府内宅,命令曲阜孔府第77代孙末代“衍圣公”(1935年,蒋介石已经改“衍圣公”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孔德成在凌晨两点之前随他撤退。但是孔德成的夫人临盆在即,一时间,孔德成犹豫了。孙桐萱和孔府素有交往。1931年至1937年,孙桐萱率部驻扎在兖州,与曲阜相距不远。兖州是火车站,于是不少中外游客经兖州至曲阜观光游览,可是当时兖州和曲阜之间并无公路相通,交通不便。1933年,孙桐萱命士兵从兖州火车站修建了一条直达曲阜的公路,命名“孔道”。这位只读过三年私塾的军人,让人在道路两旁设立石围,上刻《孔子家语》中的语句等文字。1936年12月16日,孔德成的婚礼现场,人们焦灼地等待着原本要来参加婚礼的蒋介石。曲阜人根本还不知道在四天前的“西安事变”中,蒋介石已经被张学良软禁!下午两点钟,孙桐萱偕夫人前来祝贺,通知蒋介石不能到了,孔家才举行了仪式。虽然有交情,平时孙孔两人也以兄弟相称,但这次似乎没有通融的余地。此时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在前不久,济南也失陷了。留下断后的孙桐萱部放火烧了省政府、日本领事馆和济南的一些重要建筑后亦撤出了济南。在后退途中,韩复榘接到孔祥熙的电报——蒋介石命令撤退时一定将奉祀官孔德成带走。

  据孔德成的族弟孔德墉回忆,孔德成曾到他的家找孔德墉的父亲孔令煜商量撤退事宜。孔德成第一次去时,孔令煜不在家中。深夜12点,孔德成再次前来,这一次他身边多了一个人,正是孙桐萱。孙进门即问孔令煜在哪里,并连夜派人将其接回。孔德成把孔府事务委托给孔令煜后,回家收拾行囊。孙桐萱带着随行亲兵,一言不发地在客厅里等候。眼看已经过了两点钟,孙桐萱忽然给孔德成跪下,请求他务必马上离开。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孔家家属曾给孙桐萱下跪,要求不走。不管这两种说法哪种更准确,男儿膝下有黄金,如果不是日寇入侵毁我山河,就不会有这屈膝一跪。1938年1月4日凌晨四点钟,孔德成跟着孙桐萱仓皇离乡。两个小时后,曲阜陷落。5日,《大公报》以《孔德成离曲阜来汉》为标题报道了此事,全文如下:奉祀官孔德成以曲阜沦为战区,不忍目睹圣地受敌之蹂躏,已偕夫人离曲阜赴汉,行前孔祥熙、李宗仁、韩复榘均有电欢迎,孙军长桐萱并亲送共登程。

  说起“抵羊毛线”和“天津东亚毛呢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很少有人不知道。但孙桐萱和公司创办者宋棐卿的恩恩怨怨,却远没有“东亚”和“抵羊”那样广为人知。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若无军政要人护航,实业家们很难争得一席之地。在这种气候下,宋棐卿在天津设厂时,派赵子贞去济南游说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入股。宋棐卿与韩复榘素有渊源,宋的父亲担任山东省议会议长时曾被诬陷受通缉,家产被查抄,1930年韩复榘担任山东省主席后,发还了宋家的财产。赵子贞的游说大获成功,不仅韩复榘以其儿子的名义入股5万元,韩的部下第二十师师长孙桐萱也以其亲属的名义入股5万元,成为公司股东。抗战胜利后,孙桐萱曾派人向宋棐卿借款,因数额巨大被宋拒绝。孙桐萱恼羞成怒,控告宋棐卿“投敌附逆”,要求宋清算八年抗战期间他应得的股息红利,利用在军政界的影响,将宋棐卿投入监狱。虽然经人调解,孙宋最终握手言和,但这段经历,为孙桐萱的历史留下了并不太光彩的一页。

  孙桐萱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其四弟孙桐岗为我国早期著名的飞行员,因飞成了英雄差点结亲孔大小姐孔令仪,成为孔祥熙的乘龙快婿。1933年,孙桐岗毕业于德国交通航空学校后突发奇想,驾驶自费购买的飞机从德国出发,途径欧亚十余个国家,于7月份抵达国内,全程12000千米,空中时间130小时,实为当时国内长途飞行第一人。同年9月,孙桐岗邀同学王祖文做助手“驾机试飞全国”,经开封、郑州、彰德、北平等地,于1933年10月27日飞抵天津东局子航空公司机场。10月28日的《益世报》曾以大篇幅描绘了天津各界迎接孙王的盛况:虽然场周围已经由“童子军及公安局保安队维持”,但仍挡不住汹涌的人群。“省府为示隆重,特命军乐队前往助兴”。“天津市交际花俞大杰、刘玉玲各捧鲜花一束趋前代表本市各团体,向孙王二氏敬献,二人含笑接过,一跃下机,时群众争先,纷纷欲睹二氏颜色,致拥挤万分”。孙桐岗衣“革制外氅,精神奕奕”。一时之间,“飞行热”起,孙桐岗成了空军英雄。不久,适逢孔祥熙为其长女孔令仪择婿。孔祥熙当时想做航空部长,所以对孙桐岗格外看重。时任财政部参事的李毓万是孙桐萱的拜把兄弟,极力撮合这桩能让鱼跃龙门的婚事,但被孔令仪以不想嫁军人为由拒绝。

  在桐萱中学就读时,王鸿业只有十七八岁。说起对这所学校的创办者孙桐萱的感情,老人用了“尊重”两个字。“我们那个年代,穷人家的孩子要上中学不易,供不起,但是桐萱中学不收学费。”虽然几十年过去了,王鸿业老人仍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孙桐萱将军总到学校来,我们知道他是集团军的总司令,但还是都喊他‘校长’,这样听着亲切。校长每次来都要开会讲话,他总是一身戎装,但人特别随和,一点架子都没有。他每次讲的都是抗战,开会过程中会唱抗战歌曲,有时候学生们起哄要校长来一个,他就真的唱起来了。”桐萱中学创办于1940年,正是孙桐萱部隔着黄河与日军对峙期间。鉴于当地青年学子求学难的现状,更有意于培养一批下级军官人才,孙桐萱创办了这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中学。其实孙桐萱的官声素来不错。上世纪30年代驻军兖州期间,不仅治军严格,要求官兵在市场上公平买卖,还让部队在农忙时节帮农民收割庄稼。除此之外,他还修建公路、办孤儿学校,为当地民众做了不少好事。创办桐萱中学实是另一项惠民之举。1944年河南全境失守,桐萱中学不得不停止招生。那之后,王鸿业老人跟着孙桐萱部北上抗日,后来成长为党的地下工作人员。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