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蜗居“还现实的蛋形蜗居

2011年5月17日870

以前有种“胶囊公寓”曾经引起大家的注意。现在刚毕业半年的一北漂小伙儿戴海飞又鼓捣出一个“蛋形蜗居”。

 

        来自湖南的24岁青年戴海飞在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的一个大院里,用竹子造起了一个“蛋形”小屋,作为自己的蜗居。蜗居装有轮子可以挪动,就放在单位楼下。戴海飞介绍,“蛋形”小屋造价6427元,他已经在小屋里住了快两个月了,没有了房租的负担。但是,进入冬季后,小屋越发冷了。戴海飞还遭受物业驱赶。戴海飞称:“蛋形蜗居”创意的设计,是希望引起大家对高房价下人们居住环境的关注。  
     小伙儿把房租省了,也不用再仔细计算着怎么节省饭费,有心情了,还能去喝个咖啡、游个泳享受享受生活。
  青春很容易和朝气、理想这些词语画上等号。敢于当北漂的,很多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行李包、一本毕业证,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很多在北京一漂就是许多年。在这样一个漂在北京的过程中,有一些人有能力、又有机遇,终于是苦尽甘来,梦想成真;但更多的人许多年过去,可能还在苦苦挣扎,虽然每个月都可以赚到好几千,但是相当一部分都被房租之类繁重的生活成本占了去。看着自己是赚了钱,但是很多又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还给了北京。至于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要是没有家里的赞助,要是没有哪一天自己突然可以年薪几十万、上百万了,对于许多北漂一族来说,那已经是一种遥远的奢想。
  我们一直鼓励年轻人要有理想。但是现实情况是,如果父母不给力,现在的80后90后的年青人,在刚刚走上社会的时候,可能就要开始为蜗居奔命,为房贷忙碌,用自己的整个青春去背负一套房子。在疲于奔波中,刚有机会要去正式实现的理想也会淹没在“卫生间里的一块瓷砖”这样的压力之下。这种压力,会让一代人被逼淡化了父辈身上那种沉重的历史使命感,只剩下沉重的压力。
  所以看到小伙子戴海飞从自己的蛋形蜗居顶上露出个头来,看着在楼上俯拍的记者幸福地笑;在他露出的洁白牙齿里,我们还是感到一种来自青春的伤痛和时代的伤痛。
  高房价扼杀了整整一代人的理想,这才是高房价欠下的这个现在进行时中的社会最大的一笔债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