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芝小筑(名人故居系列之杭州老房子)

2011年7月27日1030

圣塘路别墅群也称九芝小筑,临湖的这一带是上海知名商人黄楚九建造的豪华别墅群。

九芝小筑坐落在今天的圣塘景区内,过去的门牌号为圣塘路9号。根据有关资料记载,这处别墅当年的占地面积不小,达到了3亩1分5厘5毫。20世纪50年代的统计数据显示:九芝小筑内有主楼3幢,平屋多间,整个建筑面积为1445.37平方米。20世纪90年代初,在湖滨路改造工程中,圣塘路9号(当时的门牌号为湖滨路23号)内被拆除的建筑面积达261.59平方米。往后来的圣塘景区建设工程中,九芝小筑的围墙也被拆除。九芝小筑今天仍有建筑面积1000余平方米,三座主楼(西式建筑)保存完好。现在这些历史建筑主要是湖畔居的商业用房,其中一座则挂有"杭州棋院"的招牌。
   九芝小筑建于20世纪20年代,出资建造这处豪华别墅的是上海知名商人黄楚九(187l一1931)。

 

黄楚九,名承乾,字楚九,号磋玖,浙江余姚人。黄楚九出生后没有几年,他的父亲黄俞林就带着一家人移居上海,靠行医为生。在黄楚九15岁那年,父亲病逝。黄楚九母亲也懂医术,擅长眼科。黄楚九从小就从父母处学到不少医学知识。
  黄楚九成人后,便在上海开设"颐寿堂"诊所,以祖传的眼科医术行医。积累了一些资金后,到1890年初,他在公馆马路(今金陵东路)旁开出了一家中法药房。1904年,黄楚九的中法药房推出了一种新产品--艾罗补脑汁(后来的维磷补汁就是从艾罗补脑汁发展而来的)。由于宣传有力,经营有方,这项产品不仅畅销全国,而且还销到了南洋群岛。这是黄楚九掘到的第一桶金。
  1911年6月,黄楚九在汉口路创立上海第一家民族资本的药厂--龙虎公司,推出的产品是"龙虎人丹"。不久,龙虎人丹就畅销全国,几乎取代了当时日本商人在中国推销的"翘胡须仁丹"。
  黄楚九是热心爱国人士,当他获知当时中国海关每年要从欧美各国进口大量西药,花费资金相当巨大后,就立志以研制新药为己任。他多方聘请专门人才,从事研制工作。民国初年,英国的韦廉士药局推出的韦廉土红色补丸在中国各地的销路很好,黄楚九决心生产红色精神丸与之竞争,当时,他给这种药丸拟定的商标是"第一总统",但是,要用这样的商标必须取得孙中山先生的同意。一天,孙中山来上海,黄楚九获悉后马上赶去拜访中山先生。孙中山听了他的介绍后,当场同意其使用"第一总统"的商标,还赞扬了他自创新药、挽回权利的产业救国行为。
  不久,黄楚九推出了他的第一总统牌精神丸,药丸包装盒上印着神采奕奕的孙中山肖像,英国韦廉士药局的商人看到后大为震惊。
  其实,黄楚九开创新药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1915年,他的龙虎人丹与日本翘胡须仁丹发生了商标权诉讼案。同年,他推出的产品--人造自来血,又被来自德国的普恩药局假冒,也须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尽管遭遇假冒、遭遇官司,但是,黄楚九在医药领域中,应该算是一个成功的经营者。1923年,黄楚九在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710号建立了九福制药公司,生产百龄机药片。1925年,黄楚九又在大西路(今延安西路)1119号开设了中法药厂。
  创建大世界游戏场
  民国成立后,黄楚九的经营目光不再专注于医药领域,他开始向其他领域发展,尤其对新兴事业更感兴趣。
  1913年,黄楚九与地产商人经润三合作,在上海推出了第一个屋顶花园。其实,这是建立在高楼顶层上的游艺场所。因为当时还没有"游艺场"、"游戏场"等名称,所以,就取名为"屋顶花园"。黄楚九在"屋顶花园"中布设了电影、书场、杂技、戏剧等许多娱乐节目。游客在此不仅能尽情娱乐,还能眺望整个上海的市貌,所以,第一个屋顶花园开张后,游客几乎是天天爆满,生意相当兴旺。    ,
  做地产生意的经润三有钱,黄楚九则有点子,后来两人决定继续发展此项事业。他们在南京路西藏路口租地造房,创建新世界游艺场。1915年,新世界游艺场建成开幕。三层的大洋楼内,电影、戏剧、溜冰场、弹子房……新老游戏节目相当丰富。生意好得不得了。正是因为新世界游艺场的开张,当时上海的许多"夜花园"几乎被全部淘汰。
  正当事业红火之时,经润三却因病去世。经润三的妻子汪国贞也是能干之人,她开始与黄楚九争权夺利,最后,将黄楚九赶出了"新世界"。
  黄楚九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他与其他人合作,集得资金80万,另觅场地建造大型游艺场。1917年,场地超过"新世界"一倍的大型游艺场建成,黄楚九为其取名"大世界游艺场",表示要超过"新世界"。黄楚九是经营高手,再加上"大世界"的硬件又比"新世界"好得多,竞争的结果,自然是"新世界"败阵。后来,汪国贞卖掉了"新世界",这处游艺场所就演变成了花旗烟公司做广告的场所。
  虽然"新世界"败了阵,但是,上海滩上大大小小的游戏场却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地涌现。其实,当时能够去游艺场所消费的有钱人并不多,很快,"大世界"的生意开始进入低潮。黄楚九必须为"大世界"寻找出路了。
  被交易所风波淹没
  就在"大世界"每况愈下之时,1920年初,上海滩出现了一股开设证券交易所的狂潮。面粉、杂粮、纱布、桐油、麻袋、烛皂……各种名目的证券交易所纷纷露头。    '
  爱好新兴事业的黄楚九,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遇。他马上在自己的大世界游艺场内办起了上海夜市物券交易所,还在交易所旁附设了一个日夜银行。黄楚九开办交易所,但他本人不参加证券交易投机,就好像是开设赌场,聚赌抽头。他的日夜银行则是为"赌徒"在夜晚调剂"头寸"而开设的。
  当时的交易所内,场面比战场上还要激烈,赢利的人狂笑,亏损的人痛哭。一些吃进吐不出的交易人,眼看着自己手中的证券凭证居然都变成为一张张的废纸,有的就纵身跳进了黄浦江。
  开设证券交易所的狂潮来过之后,跟着就是证券交易所倒闭的狂潮。1920年底,上海滩上已有不少证券交易所倒闭。黄楚九的上海夜市物券交易所、日夜银行也岌岌可危。
  要紧关头,杭州西湖小万柳堂(即后来的蒋庄)的主人廉惠卿等人"帮"了他的大忙。原来,开设证券交易所的狂潮初起之时,廉惠卿与一帮朋友也办起了一个"江南交易所"。廉惠卿希望有"点子"的黄楚九能加盟"江南交易所",但是,黄楚九只答应做顾问,不加入。
  当时,廉惠卿等人的知名度颇高,所以,交易所成立不久,50万银元的发行目标马上就完成了。但是,廉等人并无证券交易的经验,连租借一所房子来做交易大厅的事都一直无法办成。他们只是将50万银元存进小银行和钱庄内。
  交易所倒闭狂潮来临时,廉惠卿等人感到了恐慌,但是,当时由于他们的交易所还没有开张,损失的钱并不多。但是,这些钱放在他人的小银行和钱庄内,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考虑到这点,他们就把剩余的38万银元转进丁黄楚九的日夜银行。凭借这些银元黄楚九躲过了破产的危机。
  38万银元毕竟是他人的钱财,要真正摆脱破产危机,还得靠自己的实力。但是,"大世界"已经成为烫手的山芋,黄楚九的医药企业虽有赢利,却已无法弥补"大世界"、夜市物券交易所的经济窟窿。当时,钱庄还具有当铺的功能,为了调剂自己的"头寸",1928年,黄楚九将自己西湖旁的豪华别墅--九芝小筑,当给了上海的义兴钱庄,一纸地契(包括地表建筑)获得了九八规银4万两。黄楚九尽力想维持自己的企业、自己的事业。
   忙碌加上心中忧郁,不久黄楚九病倒了。由于上海寓所宾客不断,不适合养病,黄楚九便和家人住进了杭州的九芝小筑。由于黄楚九长期不在上海露面,很快市面上就有了各种谣言。最严重的是说黄楚九病危,日夜银行即将倒闭。于是,日夜银行的大小储户纷纷去银行取款。黄楚九获悉消息后,不得不告别九芝小筑,回到上海寓所。
  一回到上海,黄楚九的病情就开始恶化。虽然,他自己懂医术,他的女婿也是医生,但都无法阻止病情的恶化。1931年1月9日,黄楚九病逝。在新闻媒体刊登黄楚九病逝消息前,日夜银行的铁门就已经关闭。不久,破产公告张贴在铁门之上。
  黄楚九破产后,杭州的九芝小筑也成为债权人关注的对象。上海义兴钱庄认为这是典当物,自己有优先权。但是,其他债主却有不同意见,官司打了好几圈,直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仍然还没有一个头绪。考虑到九芝小筑的复杂性,1943年3月,义兴钱庄又以敌伪新币15万元将房屋的抵押权转移给了集成企业公司。
   抗日战争胜利后,关于九芝小筑归属的纠纷继续延续,奇怪的是获得抵押权的集成企业公司却一直不露面,反而是某些以前与此事件毫无关系的人士却加入进来,问题更加复杂了。
1 2 3 33 4 5 624be6e1g75fecf22e642&690 6 无标题 无标题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