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的一夜亭

2012年4月23日970

日本人对茶室(数寄屋)的情感堪比宗教。在传统的日式建筑里,茶室是他们思考的地方。

利用山毛榉原木支撑,这座名为“一夜亭”的茶室,就这样浮于地面与山脚下。

 3

4

细川护熙 艺术家 Morihiro Hosokawa | artist 1938年生,历经新闻记者、参议员、熊本县知事等,

成为第79任内阁总理大臣。六十岁时引退政坛,以陶艺家身份活跃于艺术界。著作有《不东庵日常》,

描述汤河原自宅中,过着晴耕雨读的生活。 位于四周山景围绕,绝对称不上宽敞的腹地上,建于昭和初期的主屋整齐并列着。

这里是细川护熙先生自政界引退后,为了过着晴耕雨读的生活,而建于汤河原的住邸。为了专心创作最爱的陶艺,于2001年委由建筑师,

也是建筑史学家藤森照信先生设计,完成了具备三基之窑的工房。两年后为了款待来自法国的友人希拉克总统,又请藤森先生再次操刀设计了这座茶室。

5

6

7

土坯墙的质感!

8

文人建筑旨在造境,把建筑当做空间的艺术,借以表达个人对一种文化的理解,对某些事物的情感,

似乎这是东方文化在建筑设计上的一种体现。在这样的小尺度建筑中,由于建筑的社会性相对较弱,基地环境,建筑功能也比较纯粹,这样的手法较为实用。

1

文人建筑做到极致。一夜亭建于二〇〇三年,日本前首相为接待法国总统希拉克委托藤森照信而建。

9

 

10

日本人喜欢茶道,细川作品的大部分是茶道中最讲究的用具茶碗。他在家中修建了自己的茶室“一夜亭”,

创立了“细川无手胜流品茶法”,偶有挚友来访,他会在一夜亭用自己烧制的茶碗上茶款待嘉宾,

并将自己的作品信手拈来一一解释。不过细川的作品除了偶尔送给朋友作纪念外,概不出售,自称这叫“门外不出”。

细川也以茶汤待客。他的先祖细川幽斋是茶汤大家,幽斋之子三斋是千利休的弟子。

他在不东庵的山坡上修建了只有6平米的茶室“一夜亭”,偶有挚友来访,他便在“一夜亭”里用自己烧制的茶碗为嘉宾上茶。

他的草庵茶提倡主客随意、可穿便装盘腿而坐。他认为现在的茶会过于追求形式,规定了许多套数,

注意力放在席间的动作上,要把碗转三下什么的,几乎到了忽略品味茶香本身的地步。

11

12

 

 

阿

 藤森照信   建筑师
东京大学教授。专门研究建筑史,1990年起开始设计建筑作品。2006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发表以“藤森建筑与路上观察;无人知晓的日本建筑与都市”为题的展览。

左:一直思考如何在都市的一定自然方式下寻找建筑绿化的藤森自宅,不是采用共生方式,

而是以人工的“寄生”方式,让毛绒绒地蒲公英自然寄生的“蒲公英之家”。
右:赤濑川原平的住居“葱之家”。
说起细川护熙(Morihiro Hosokawa)的日本首相任期,最令人瞩目的就是他的卸任方式.

细川说,日本人有一种罕见的赏识此类畸形的审美感."在我们看来,盛开的樱花不如飘落中的花瓣美丽,"

他说,"就像我们刚刚看到的陶器,它们不对称,形状也不完美,而是倾斜或者打破的.但我们能在缺憾中找到美丽."

日本的陶艺与中国的不同。中国陶瓷力求完美,日本陶瓷追求古拙。中国的讲究正圓,日本的崇尚不均衡。

正圆形有力度,不均衡有柔性。人称鉴赏家上班之前看中国瓷,会产生力量;下班后把玩朝鲜或日本陶瓷,能恢复疲劳。

细川认为,日本的茶陶以微妙的歪斜随意为美,万物朦胧中有日本精神的投影。不均衡、不完整也是美,因为人也不是完美的。这种美学意识从安土桃山时代一直延续至今。

退出政坛后的细川过上了彻底的隐居生活,据说他送朋友的座右铭就是“晴耕雨读”。

他潜心研究陶艺,访遍了日本所有的名窑。虽然在熊本老家有很大的贵族老宅,但他喜欢上了东京南面的海边温泉胜地汤河原镇。

他在那里置房产,建窑炉,开始潜心陶艺的制作生涯,和夫人过上了传统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神仙日子。

据说他很少读报纸看电视,他们家的电话号码也只有很少人知道。现在,细川的作坊“不东庵”  

在陶窑界已小有名气,他的陶艺造诣也越来越深,如今他每年在东京日本桥的陶瓷名店壶中居和京都古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去年10月还把个人作品展办到了巴黎,细川亲自出场为观众讲解陶窑的魅力和制作技巧。

针对观众的各种赞誉,细川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正在找更好的泥土,有了好土就可以烧出更好的作品”。

0 0